27 January 2013

【小生之言27】你说,你说,你说说说

  “Without buffering, you don't need to repeat 10 times.”(无需缓冲,你便无需重复10次。)
  如果你读后会心一笑,大概你晓得这个3G手机服务广告词所指的正是2013年马来西亚开年第一位网络红人“Listen姐”。
  被网民戏称为“Listen姐”的莎莉花原是一个寂寂无闻的非政府组织“一个大马女性之声”(SW1M)的主席,因缘际会,上个月初她在马来西亚北方大学一个学生论坛上与该校法律系学生巴瓦妮对话时,连续11次高呼“Listen”阻止巴瓦妮继续发问,气势凌人,片段上载后在网上疯传,花名也因此而来。
  这项2300多名北方大学学生参与的论坛,邀请四位嘉宾在席上谈论“妇女与政治”的课题,莎莉花便是其中一名嘉宾,论坛内容围绕女性的家庭责任,是否应该走出厨房,到抨击为人母者携着孩童上街参与示威活动,并以一段反街头示威、反外来者、反动乱的集体宣誓作结。
  学生巴瓦妮在其后争取发言,质问嘉宾为何将净选盟大集会定位为非法集会,并质问为何马来西亚无法提供免费大专教育,就在此时,莎莉花气定神闲地高呼“Listen”,一边取走巴瓦妮的麦克风,斥责她不尊重长辈,贬低她学位不如自己,接着发表一连串诸如“你有问题,猫狗鲨鱼也有问题”(有点像香港巴士阿叔的“你有压力,我都有压力”),以及“三个人以上就算非法集会”的言论。
  短片的广为流传,除了影片中人物的有趣互动,可能莎莉花的大家长式表达方式引起人们反感,以及论坛涉嫌“洗脑”的基调,当然也少不了政治立场的鲜明摩擦。
  Listen姐的言论很快被网民定位为执政者的护航宣传,此外她由上而下的作风也违反了网民寻求自由开放,尊重多元的游戏规则,不可避免地引发这一场很典型的冲突。
  印刷媒体也很快地加入报道,有趣的是,马来西亚华文报章标题都直接灌上“洗脑论坛”的字样,仿佛有一种默契,就连国阵人物如巫青团长凯里都第一时间与她撇清关系。
  许多人质疑为何大专学府会允许举办类似论坛(前提是如果内容真的是洗脑,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参与?难道真如巴瓦妮所透露,学生是被迫参与?)
  此外,论坛还有幸运抽奖部分,赠送三星手机。如果你看了整个论坛的视频,你会发现论坛的音响设备、投影设施、舞台设计等,完善而隆重,但没有人知道该非政府组织资金从何而来,获得多少赞助,讲者有多少津贴。或许就是这一连串的交代不清,引起了诸多揣测,更何况在大选前夕,任何话题都脱不了政治。
  如果这是一场洗脑大会,那么大会算是成功的,因为如果我们假定莎莉花的论调是荒谬可笑的,那么视频中,当她恶狠狠地斥责巴瓦妮时,获得诸多反响和支持声势,说明至少那11次“Listen”足以说服在场的人,让他们成为一个共同体,共同排斥居于边缘的论述。
  (我是说如果。)
  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和几个好友一起上剧场课,读了高行健的剧作后,曾开玩笑说,如果一个班级里,全体都在地板上撒尿,那么将尿射入马桶里的你就是个异类,肯定要遭排挤,如今这荒诞又无趣的剧情,却与大会的现实发生某种联系,实在耐人寻味得很。
  广告文案设计者很快就抓到事件的特性,接连创造出诙谐戏谑的广告词,惹人发笑的同时,也解构了政治语言的非理性、神话式的叙事逻辑。
  但反过来想,我这篇文章是不是也坠入“洗脑”的陷阱,迫使读者接受我的观念进而去批判莎莉花的立场?这样是不是也违反了多元论述并存的真理?
  事件发酵几天后,莎莉花上载短片正式回应,宣称原谅了巴瓦妮的无礼,同时奉劝诸君不要把精力、资源浪费在此事上。此话不虚,或许真的不该浪费时间在这闹剧上,刚过去的112大集会争取的公平选举、保护环境、平等教育等诉求,其实才是当前马来西亚急需解决的民生民主议题。
  另一方面,沙巴幽灵选民听证会里爆出国阵政府如何向菲律宾难民及客工发送公民权,以换取选票,最终赢得州政权,当中细节的荒谬与可笑绝不亚于Listen姐视频。
  被指策划上述M计划的前首相马哈迪发表看法时,甚至质疑独立期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为百万非马来族群争取公民权的合法性,更遭舆论挞伐。
  费了这么多唇舌,似乎竟浪费了许多时间纠结在那Listen, listen, and listen的旋律里,或许真的应当别再听她说了,好吗?

载2013年1月27日《早报星期天》

6 January 2013

【小生之言26】那些避无可避的事情


前些日子,从新加坡搭公共交通回返新山,过了两国关卡,要穿过城中坊(City Square)购物中心找朋友吃饭,发现连接着新山关卡的行人天桥走廊地板贴上了大幅通告,色彩鲜艳,警醒地以华巫印英四种语言写着:“警告!不要陷入刮刮乐的骗局”。

  一时好奇,我拿出手机拍摄,那些年轻的刮刮乐代理依然在人潮拥挤的走道里站岗,不时向行人递上刮刮乐传单,一副随时准备恭喜人们中奖的样子,一旁也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员,我记者病犯,不自觉走上前和女警搭话,问她新措施是否改善情况,但怎么刮刮乐代理却不见减少,反而变本加厉了,她略有警戒,只是说,已经好多了。

  说着说着,一名刮刮乐代理凶巴巴地走过来说我拍了他的相片,其他七八个代理纷纷围拢过来,我想,在警察面前他们应该懂得检点,没想到却依然嚣张要我删除照片,女警跟代理们说我只是普罗大众,男警员一句话没说尽责地观察,代理们扬起声对女警说:“你也知道,我们互相合作的,你叫他把照片删除就没事”,女警不搭话,我感觉不妙,明哲保身只好拿出手机在他的眼前删除照片,然后闪入人群,一面走背后骂声不断,十分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后续发展。

  当时忽然有种周星驰电影《功夫》序幕的感觉,警察被流氓殴打,身体飞砸在“罪恶克星”的牌匾上。仿佛还是那么一个落后混沌的年代,但看一看手机,其实已经是21世纪,连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大限都已逾越了的这个年代,新山的警察仿佛还深陷在罪犯的淫威里不可自拔,小市民如我只能自求多福。和朋友谈起这件事,他们也说起近来有人因好心劝阻大婶不要上当而被这些代理殴打,大概就连“目无王法”也都无法用来形容这些恶行。

  马来西亚前全国警察总长慕沙哈山不久前曾爆料说,犯罪率居高不下似乎与领袖和黑帮关系密切有关,虽然这句话无法被证实,但似乎也可以做个有趣的注脚。

  提到新山,就想到罪案,可能是幅员广袤的关系,什么烧杀抢掠的事件都不绝于耳,民间不安笼罩,另一边厢,警方公布的全国犯罪率却是每年7%至8%左右在递减,柔佛州总警长拿督莫达日前向媒体汇报,去年1月至12月25日為止,柔佛州罪案率比去年同时期相比已下降了8.5%(减少1822宗罪案),这些现实也不禁令人懊恼起来,到底是感觉出了问题(大家都有偏见),还是数据出了问题(可能以每平方米土地为单位,确实很安全),以至于这个犯罪率问题一直成为朝野攻防不断的议题。

  几个月前,一位住在新山的学妹与母亲到火锅店用餐时,将手提电脑放在车内,被抢匪盯上,砸破车窗抢走电脑,两母女闻声走出餐厅,就在慌乱不知该向谁求助时,两个骑着电单车的攫夺匪从后掠过,攫夺肩上的提包,学妹被突如其来的袭击牵倒,身体多处擦伤,双掌在柏油路上摩擦得直见白骨了。

  每当罪案发生在自己或亲友身上,总是感触特强烈,这大概就叫祸不单行,一瞬间被抢了两次。学妹是学美术的,要是坏了一双手,未来生计该怎么办,所幸如今慢慢康复了。

  首相纳吉日前宣布警方在四个州属增设1000台重型电单车的巡逻队,加强社区巡逻取缔街头罪案,这个本因令人雀跃的消息在坊间流传时却总是引起这样的反应:哪来的钱买这些电单车?又有谁大赚一笔了呢?——不知该理解成酸葡萄心理还是这个国家的悲哀,总之任何采购都可以和贪腐牵扯在一起,可见民间信心早已丧尽。

  上个月,两名攫夺匪分别被判刑55年19鞭以及47年15鞭,显示了司法对惩戒攫夺行为的决心,但还是有许许多多匪徒逍遥法外,还是有无辜的人继续因此而受害甚至丧命,毕竟攫夺的成本太低,而马来西亚经济继续低靡,货币贬值国债高筑,加上外劳遭受剥削进而带来的一些社会问题,治安对这个国家始终是个高成本的挑战,恐怕只有先治好人们的肚子才能对症下药。

  我的父母都曾经在住家门前被抢劫,父亲的眉间还挨了一刀,我自己也被扒手扒走一台手机,仿佛一切都太稀松平常,事情发生后太阳照常升起,日子照旧,而门外约一年前挂在路灯上的国阵大选旗帜早已被风雨刮得破烂不堪,恐怕这全国大选避无可避地就快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