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2009

2009年5月4日:岛的初体验

6点50分起床冲凉,同房的鸡佬睡得很香,小生一切就绪了还在赖床。酒店装修的关系,就只能吃他们提供的盒子便当早餐了——三个面包,一个muffin还有一包很难喝光的guava水。

与司机谈拢了行程、价钱,8点半准时出发,早早抵达最适合看日落的海神庙(Tanah Lot)。湛蓝的天色衔着清晨的爽朗,海风呼呼,鼓鼓的大浪拍石裂岸,八个人雀跃着嚷着要拍照。沿着梯级走向黑色沙滩,两块巨石突在海中央,饮着白花花的浪。较大一块上面建筑一所婆罗教神庙,教人仰止。


脱了鞋卷起裤脚,涉过海神庙与沙滩之间一渡浅滩,脚底细细碎碎的海石,踩着仿佛脚底按摩,海水冰凉。工作人员为一行人进行小小的洗礼仪式,本以为此是上神庙的序曲,没想到只有祈祷的教徒能够登石,甚是遗憾。当年曹操登碣石观沧海才能写出“日出其中”的浩瀚,小生卑微,只能在石阴下偷一点清水洗涤灼热。

鸡佬继续很鸡,拖鞋漂到泉水中央,再次麻烦了服务人员。黄老妖更摔了一大跤,天崩地裂一声巨响,把她身后的慧雯也给震倒了。好在放眼望去,海神庙依然屹立不倒,果然有神蛇保佑,不怕山岚海啸。

海神庙景区另一端,蔓延的岬角上开着几朵袖珍的冬菇,仿佛枯木顶上残存的生命力。岬角被海水侵蚀出一个圆形通道,恰似被压扁拉长的桂林象鼻山的摄像。


步出大门逛了逛纪念品市集,一起买了“I Love Bali”的T-shirt,才顶着烈日,回到镇上吃午餐。这家馆子卖炸鸡。后院装潢着盘坐式的木亭子,外面三两棵香蕉树,褐色与绿,耳中传来巴厘岛的乐曲。这馆子的炸鸡无坚不摧,一整只鸡任何部位都脆得足以下口,骨头甚至整个脑袋。初尝很新鲜,吃多了却很油腻,旭日当空,不很适宜。

下午一点多,司机把一行人载到Tanjung Benoa,让大家预订次日的水上活动。看板上写满了砍菜头的价目。别看笨羊平时咩咩叫,一到还价的时刻,马上变了另一头羊似的,机灵的羚羊活蹦乱跳,凶猛的巨角山羊,攻击力十足。加上惠惠一股嗲劲,把一人35美金的配套活动杀剩23美金,旗开得胜,沾沾自喜。

念念一场胜利,一行人来到失败的象征——神鹰广场(Garuda Wisnu Kencana)参观败落的宫殿。毗湿奴神骑着神鹰迦楼罗的未完成形象,在广场中央残留一尊半身像,阖目着淡淡的凄凉。还有一双陨落的手,苍凉的手势。文化园另一端一座神鹰头像的雏形,因银行峰会被关闭,不能近探,远望仍显其壮观。倘若苏哈多政权没有垮台,这尊神像巨大得足以傲视亚洲。一行人参观现代极权底下人民膏脂堆出来的宏伟蓝图的妄想与贪婪,一点没有感触,只是拍照拍照。峰会闭了半个文化园,甚是扫兴。荷枪负弹的军人一车一车地抵达,到处逡巡着,突兀了巴厘岛的淳朴。


几层框,框起一脉白云,似画非画

离开GWK,一行人来到巴厘岛最南端的海角参访Pura Luhur Uluwatu。司机先生再三嘱咐大家把帽子、眼镜收好,“Monyet nakal。”他说。进入神庙之前必须裹上sarung表示尊敬,沿途尽是猴子,几个女生吓得不行。外国游客则喜欢买香蕉喂猴子,以为这样宠猴子是爱心。游客的爱心,让这些猴子多少泯灭了良心,什么东西不小心跌在地上,猴子瞬间就夺在手里。小猴子还懂得开瓶子喝水呢。这是生存之道。


Uluwatu一望无际的海天相连,无比畅快的景致。往南走,穿过一片丛林,是视野开阔的海崖。悬崖底下被浪涛刷洗出层层白色泡沫,惠惠说好像肥皂水。海水把风景清洗得好干净。草坡上远远的两头黄牛,小生哞哞叫了两声,只听慧雯惊叫了一声,托着黄老妖的手说,“你有没有听见牛叫?”


听不见真的牛叫,这里满是猴子。

离开海崖,登上神庙,猴子比游客还多,潜伏在各处,伺机攫夺。它们训练有素,只偷帽子、眼镜与发夹。许多女游客惨遭毒手,欺善怕恶原来本是人类祖先的天性。一有东西被偷,反偷盗小组即刻出击,越过栏杆在悬崖边追逐罪犯,拿出一包包零食做等价交换。得到帮助的游客不免要给特别行动小组一些饲料费,日本游客还声声谢谢谢谢。不得不承认这一场场狼狈为奸。

子慧小姐牺牲了。小猴子竟然想直接偷走戴在鼻梁上的眼镜,几个女孩子齐声尖叫,五个半音混在一起大概吓走了猴子。这是第一次见到猴子失手,但却刮到了子慧的眉头,吓傻了几个女生。


Uluwatu的主角是猴子,落日与风景都是配角。它们肆无忌惮,大概是对游客的惩戒。在新加坡喂猴子是犯法的,所以新加坡的猴子额头又高又瘦,此时此地,猴子拖着几层赘肉,占驻四面八方,随时准备出手。特别行动小组成员大部分是年幼的孩子,他们黝黑的皮肤是被烈日晒出来的,以后会是怎么样?
站在观景台等待日落,一行人尽量与猴子们保持距离,更多时候在观测猴子即将下手的对象。一个大块头老外戴着香蕉黄帽子,很是惹猴子垂涎。他还持着相机,近近地给猴子几个特写。大家暗度“就快了,快了。”果不其然,搔首弄姿的猴子只是幌子,暗渡陈仓的突击部队攻其不备,不一会儿,香蕉黄便没入一行人的视野之外。甚至还有偷护照的,幸好及时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夕阳沉落云霞,染红碧海青天,猴子剩下没有面目的阴影,小生这才暂时忘却它们的恶行,重新把心情融入风景之中。猴子的背影,不失一种独特的风情。


晚餐,一行人来到Jimbaran海岸享用海鲜大餐。价目表上一色昂贵佳肴,大家挣扎了许久才决定以品尝为第一目的,放弃饱食的必要。结果,反倒比午餐便宜了许多,学生仔对钱还十分没有概念。1公斤的鱼、600克的章鱼还有750克的烤虾,不多时就吃个精光。傅珣和诗胜手牵手漫步到海滩去,留下其余6人面对尴尬。那只现场乐团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家餐桌面前,二话不说便高歌一曲《小薇》,巴厘版的小薇,唱得有一点微胖,还有一点黝黑。接着又唱了一首英文歌,都不怎么样,但他还是按例拎着帽子要打赏。穷孩子哪来的小费呢?于是6人共给了1美元,主唱脸色马上大变,仿佛涂了大便,臭不可言,他们演唱时候的表情也大抵如此,或许香一点。

等这对迷路的情侣回来,大家给他们出了几道难题,考验二人默契,题目水准真的不行。鸡佬问诗胜,傅珣一天刷几次牙;小生则问女友妈妈同时落海的传统问题,惨遭几个女生炮轰,才掩面归去。

6 comments:

fish said...

呵呵殺價那part寫到最好笑~
但是你寫錯子慧的名字了啦

yitjun said...

同學我的名字可是 鈺鈞
非老妖耶
哈哈~~

yInGsUat said...

结果林傅珣一天刷几次牙?
诗胜又先救谁
ama
你又何必这么介意呢
那时aba对你的昵称
哈哈

yitjun said...

我才不要這樣的昵称叻~~:P

Anonymous said...

写得好详细~我可是一边看一边笑的哦~
不要说鸡佬鸡,你也是很猩咯
什么“天崩地裂一声巨响”“海神庙依然屹立不倒,果然有神蛇保佑啊~”真是坏也你!!
哈哈:P
_huiwen_

Anonymous said...

还有你学牛叫真的很像也!!!
_huiwen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