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May 2009

2009年5月5日:海与沙滩

一身轻装出发Tanjung Benoa。大家各自领了浮潜的配备,兴致高昂地乘上玻璃船。玻璃船原来不是玻璃窗深入海底的玻璃船,而是船底有两片小玻璃,让人得以一窥船底风光。这就是配套一号。

船很快驶到海中央,笨羊向工作人员讨救生衣,怎知只有三件,而且没有一件是完好无缺的。上了贼船才发现,8人之中,只有笨羊一人识水性,惠惠、慧雯完全旱鸭子,其余都是半桶水的料。救生衣理所当然派给了惠惠、慧雯,另一件酌情处理,送给了怕沉入海底的黄老妖(大概老妖从山中来不谙水性的关系)。

工作人员很仁慈,抛了两个小小的救生圈,一纵身没入青色的海水中,对穿上诸位发出号令,“下来!下来!”凶神恶煞,不解温情。于是,一个个扑通下水,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挣扎得分不清手脚了。一个救生圈钩着四个人,浪狠狠地震荡,水里一片模糊,悬浮着团团沙土,没有一条鱼的踪影。小生情急之下把浮潜镜拔断,自以为是的工作人员发现情况不妙,于是把一行人又拖上了船,解释说“浪太大了。”

继配套一的玻璃船之后,浮潜原来如此,船夫开启引擎,似乎就要作罢。笨羊愤怒地斥责了两句,船夫才把一行人送到另一处去。这里浮潜、潜水的船只很多,不似前者荒凉无人,大概是被他们作弄了一番,谁叫大家这么爱杀价?所谓:一分钱一分货,便宜无好货。

第二轮浮潜前,船上几个女生都快投降了,晕的晕,怕的怕,听到再来一次,还有点不敢造次。犹豫了片刻,才硬着头皮下海。波幅小了点,大家渐渐能够轻松对待,止着鼻息,咬紧气管呼吸,然后把半个脸浸泡在水里,在混沌中寻找鲜艳的热带鱼。丢了一些面包屑,鱼儿围拢争抢,蓝的黄的红的在浑浊的青水里甚是鲜艳可爱。还有一尾泛金光的神仙鱼,特立独行,独自在珊瑚礁边漫游,浑然不觉人类造访,更懒得去争夺食物。

大家紧握着救生圈随波逐流,子慧承受不住那震荡竟忍不住吐了出来,就在海中,就在小生身旁,当时小生竟浑然不知。两个女生要求上岸,这场颠簸才划上终止。回到小船上,只见慧雯手里一个塑料袋,装着土黄色的秽物,才知道又是一个挂彩。

小船的引擎噗噗噗噗,开向海龟岛,一船人已失去谈笑的心情,饮着海风不言不语。小生告诉慧雯海龟岛没有海龟,只是长得像海龟的岛,没想到,海龟岛上,还真的有海龟。大家跟着岛上一位大汉参观海龟养殖园,与海龟拍照,摸一摸大中小海龟。海龟总是一脸无辜的表情,被游客抓在手上把玩。大海龟经验丰富,异常淡定,它知道只要再长大一些,可恶的游客就抱不起它了(没想到可恶的游客还想出骑海龟的拍照法,把自己当成桃太郎,双手还可以摆出胜利的手势。可恶极了)。越是年幼的海龟越恐惧,挣扎着想逃离,差点就从小生手里跌落地。

观赏了海龟,大汉领着8只小鸡到后院看一些稀奇的宠物。打头阵是一条大蟒蛇,大汉一把将大蛇搭在小生的脖子上,十分沉重。25kg,他说。大蟒蛇并不可怕,只是它蠕动身子时鳞片收缩舒张的节奏很触人神经,轻轻的,但不痒,凉凉的,总之有点奇怪。接着是变色龙、大蝙蝠、猫头鹰、猴子……当大蟒蛇攀在笨羊身上的时候,笨羊的表情,真的像一头即将被蟒蛇吞噬的可怜羊。除了三个大男生之外,女生们无一敢于触碰冷血动物,她们只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子慧恋着阿笨一样(虽然有点脱毛,但还是属于毛性物体)。

大汉接着让大伙儿坐下喝饮料,大家各要了一颗椰子。巴厘岛的椰水略酸,不甜,椰肉嫩但薄,并且体积大。惠惠、鸡佬于是在那里耶~(要拉长一点)来耶~去,然后一边啃着自己的老椰,兀自发笑。黄老妖更把丽娜丢到椰水里去(可怜的丽娜因为怕被H1N1感染而决定放弃巴厘岛之旅,留下了一个机位。想念她的各位于是把丽娜化身为防晒油,随时贴身伺候。黄老妖,因为太过想念,想趁着休息时刻补充身上的丽娜,于是打开丽娜,挤出一点丽娜,但是手太油,把丽娜滑进椰水里,和白色的椰肉混在一起,傻傻分不清楚)。

离开海龟岛,结束了早上的水上疲惫活动,带着小小遗憾回到酒店,梳洗休息,才缓缓走向Kuta沙滩找便宜的午餐果腹。快餐店、咖啡吧之间深深镶嵌一所熟食中心,大伙儿决定旅行期间拒绝快餐(出发和抵达不算),于是大步流星走进餐厅。七八个档口,卖着相当近似的食物,一家门前三四人,挥动着手上大抵相同的菜单,哭爹喊娘吱吱喳喳不停。一开始还真吓了一跳,不知该不该坐下,更不知道该吃哪一家。拣了一张大桌坐下,就取来最近一家的菜单,说也奇怪,其他摊位的乌鸦一下子散了,仿佛触动了什么机关。大概是生意人间的默契与道德:客人一选定,就不能拦路打劫,有生意一起竞争一起做。

大家都点了道地的印尼菜色,只有黄老妖要了一碟星洲米粉。大抵说不出特色,就是略咸一点而已。午餐后,将近3点,诗胜傅珣到一边甜蜜去,其他就在沙滩上散步,凝望和日坠入海的波心。沙滩上满是游客,惬意地晒太阳,在海滨嬉闹,抑或是拥抱一块冲浪板在Kuta海域白花花的大浪中滑翔,很是潇洒。本想巴厘岛蓝眼睛的多,沙滩上应该可以大饱眼福,却错估沙滩上猛男与美女的比例悬殊,大块大块肌肉看得几位女生口水直流,甚至忘记已用过了午餐。

鸡佬很鸡,提议很鸡的游戏:六个人列成一队,大家跟着领头羊跨越沙滩,并且只能踩在同一个脚印上,让大家的脚印重叠重叠。最后,一个个跨着大步,狼狈地走着,像是给游客们呈现的无厘头演出。

略过晚餐,大家集合了向SPA中心出发。三层楼的店装璜豪华,还有自己的停车场,大厅宽敞,大概只有阔人会光顾,怎么来了八个毛孩?谈妥价钱后,两个人一间暗房,小生与小鸡配对,老妖与子慧,慧雯与惠惠……当然,还有诗胜与傅珣一对。按摩女郎第一件事便要求小生更衣,一件free size黑色纸内裤,前所未见,浴衣底下裹着镂空的身体。首先洗脚,场面滑稽,四个房间外分别面对面坐着八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异常尴尬。接着宽衣上床。按摩女郎手抹精油开始工作,小生把脸塞在垫子里看着底下的水盆,原来这就叫SPA。按摩的步骤都是程序化的,鸡佬那里传来啪啪啪后,马上是小生这边啪啪啪回应。鸡佬问“现在弄你脚趾了啊?”猜得很对。
忽然听见鸡佬狂笑,原来魔爪伸向鸡佬大腿内侧,上下摩挲,小鸡承受不了,于是爆发出邪佞的笑声,为了逃避尴尬,马上转头与小生攀谈。

最后,两个大男生进入浴室,一人一角,扒个精光,低头洗澡,彼此不可偷看。小生很不适应与人共浴的事,一点也不浪漫。按摩稍稍让身子放松,但小生还是嫌她功力太浅,没能恰到好处地打通筋脉,于是意见表上给了个“普通”。最后,大家各喝了杯暖烘烘的姜茶,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一小时内的事,追问诗胜二人怎么冲凉……原来大多都是初次尝试。

小生的朋友都嫩的很。

5 comments:

fish said...

蛋同学!不要一直爆我的料!!!全世界人都知道了啦……呜呜

ps:我跟惠惠一边看一边狂笑欸

qojop said...

那些按摩女郎,特别喜欢当骚动到大腿内侧时别人忍住的那种尴尬。
最好的方式是享受,就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发出阿嗄几声不期然的叫声,整个按摩过程就很完美了~

自然是各拣一个角落更衣嘛。
这种不自然不正是一种最自然的方式吗?

Anonymous said...

我也是狂笑~~
为什么说我们嫩啊~
不过还真是把第一次给了巴厘岛也!
真开心!!~~~
_huiwen_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你真的够敢爆料~~
我是狂笑到按摩小姐问我:“Are you ok?”哈哈哈~~
PS:你和鸡佬明明就是很享受鸳鸯戏水~~

Anonymous said...

Excuse Me~~请注意,阿苯没有脱毛哦~~
不然把你做成蛋炒饭~~呵呵呵~~
PS:应该知道我是谁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