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e 2009

Yesterday Once More

“When I was young, I listened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

老歌有一种魅力,但在KTV点播却偶尔遭到非议,麟育满面堆笑地拿起麦克风唱着。小生一边唱和,一边琢磨着当年还未进团时候合唱团经常演出的这首曲子的和声。身边的炎煦当年也是合唱团的,还是重量级的男低音。初二那年班级合唱赛,恺莉、迦馨、彩莹、玟妘、炎煦……班上许多合唱团员,把小生拉上台去,练了一首Bengawan Solo,结果还获得了亚军。“Dulu dulu du……”小生大概记起一些旋律。

曾几何时,拧开收音机,充满了期待,等待一首歌的出现。如今想听什么就下载,不耐烦地拉到副歌部分,甚至尾音还没结束就播放下一首了。电台时代,曾是那么幸福的被动。太多自由反而无所适从。老调重弹了。

这次初中班聚来了9个人,安伦、家豪、麟育、炎煦、诗豪、伊雯、佳倩、凯文还有自己。选在Neway唱K,精力都放在K歌上,一个晚上下来,没和大家聊到什么。麟育买了一瓶Johnny Walker,海边的卡夫卡一下子来到了脑海的沙滨,被风抚摸着,面无表情想着荒诞的事。15岁那年小生没有选择离家出走,甚至没有这个念头。麟育说他问了“小生的”嘉欣,但她没有回应,小生忙答道一定是你提到了小生名字,人家才不肯来了。15岁那年,小生学会等待,等在校门口,看着“边疆”篮球场上投得进、投不进的篮球。脑海边的卡夫卡说,那个15岁的确很荒谬,走在校外的沙滩,阳光普照的一天竟然想唱If Tomorrow Never Comes,荒谬得以为世界末日要到来了。

小生对出席的三位女生不很了解。对伊雯的印象停留在“nyamuk”的外号上,佳倩呢,只记得她很爱说话吧,但当天的情况却又十分不一样。至于凯文,则是高一时候读到的那篇文章,令小生默默在班上掉泪的文章。

打篮球的时候,还记得大家都爱叫麟育“安西教练”,当时微胖的他实在很可爱,性格也很好。踢球的时候,小生、诗豪是黄金左右路,凌鹏、轩宇坐镇中前锋,炎煦是永远的一号门将,家豪田径队出身出任左右边卫,安伦负责中场控球,后防除了麟育还有铁人绍凯,令人闻风丧胆的强健体魄以及爆发力。初中这一票男生,爱踢球、打球、打电动、打桌球,放学后经常要留连网咖、桌球场。最常去那家叫“四楼”,因为就位于四楼,它的电脑不算好,但胜在人少。这票男生虽然爱玩,却不急着去玩,每每迟了让那些手馋的饿鬼抢尽座位,于是人烟稀少的“四楼”就成了首选。考PMR的时候,监考官一个点头,大家就都飙出课室,一起大步流星到处嬉闹。

喝了几杯,身子热热的,害怕待会儿过不了关卡。Yesterday Once More唱罢,是Mariah Carey的Bye Bye,小生唱着唱着有种想哭的感觉。在上海的时候想起阿嬷,边唱边流泪。唱完这首歌恰恰当作道别,大家不肯放人,一定要小生喝一杯纯的,最后还是加了一点汽水,浓浓地灌入心肠。

1 comment:

caiying said...

初中班聚????
zomok我不懂的? -_-
没有叫我 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