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ly 2009

星期天庆生杂记

三天的Programmer Test Game结束,胳膊肩膀被晒得赤辣辣一片,有种疲惫感。太久没运动了吧。星期天早上整理修改了一些档案,匆匆打包行囊回新山去。约了即将生日的易恩吃午餐。

下午1点钟空荡荡的石头餐馆,点了菜很快就上桌了。热烘烘的石块上煎烤着鸡排、鱼排还有虾子。小生切虾头的时候,用力过猛,半青不红的头盔整个跌下桌,撒了一地的虾膏虾汁,真正的肝脑涂地。还溅到了易恩的鞋,小生赶紧拿纸巾拭去。

“有人擦鞋的感觉真好。”易恩说。

回到家中,只有姐夫一人。老爸说要到外边吃饭去,把原定让几个兄弟姐妹亲自下厨亲亲的计划搁浅了。小生当真蛮想好好煮一顿的。

好难得一家团聚。二姐刚毕业,告别上海回家发展,还有大姐、姐夫、宇浩、小生加上老爸老妈七口之家,在老爸最爱的三楼海鲜济济一圆桌。点了八道菜,老爸尤其对那潮洲冻花蟹赞不绝口。大家吃得满手满口蟹香,小生敏感的嘴皮子也发痒发肿起来,却又住不了口。

二姐一时忆起上海吃大闸蟹的经验,勾起大姐夫妻俩的食欲,蠢蠢欲动忍不住要出发到江南抓几只大闸蟹猛啃。小生还是坚持对灌汤小笼的钟意,引得老妈聊起他们到上海的趣事——老爸初尝汤包时,被那饱满的汤汁溅了胸前一溻,老妈说那细心的老板,拾了一块布到厨房兜了许久,然后来到三人面前,“这布干净的,不是抹桌子用的”,好让老爸拭去衣服上的油渍。

老爸老妈开心,不让大姐结帐。回到家中,大姐捧出亲手制作的oreo cheese蛋糕,点了蜡烛,大家围着老爸唱生日歌。以前老爸总是很抗拒这类新式的玩法,但这一天他真的真的非常开心。吹蜡烛前,老爸许愿要中一百万,接着分蛋糕吃。

果然中了。

时候不早了,小生乘上大姐的车返回宿舍。一路上与姐夫聊着Transformers II的话题,批评电影剧本的不严谨,批评画面华而不实,令人昏眩,还不如原版卡通的简洁明朗。说着说着,车子掉入路上的大坑洼里,隆冬一声,感觉车子左前方下陷了,赶紧找一处停下检查。果然,轮胎憋得鼻涕虫一样瘫在地表上。打开车厢,惊觉只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后备胎,比对一下,当真小了一圈,一下子慌了手脚,赶紧打给老爸求助。姐夫朗读了指南,大家才决定相信那是一个真正可使用的后备胎,于是准备换胎手术。

车子很沉,转了许久才把它稍稍撑起。一旁停车场管理员见到焦头烂额的三人,也凑合过来帮帮衬衬,指点迷津。好不容易换上了,老爸也赶到了,检查一番,让三人赶紧去油站打风。一路上战战兢兢,不敢超过时速80,姐姐异常痛苦,仿佛睡觉不准躺一样。

驾车时候还是别说车子的坏话,车子竟像Bumble Bee一样发起脾气,那就虚惊一场了。

2 comments:

Pei Jun said...

哈哈
很久没来看你的部落了
写得真有趣
很好看 =)

友个人 said...

哦哦,小弟也好久没来了。

跟楼上的调一下词汇。
写得很有趣
真好看^^ 哈哈,无聊啊我,酱也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