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December 2009

有种感觉叫作“虚”

回家,原想重整堕落,至少努力一回,没想到拜五晚上和易恩宵夜过后,那个胃,却一蹶不振,疼得不得不继续堕落了。医生问小生是不是最近压力很大,小生嘀咕,压力?大概有吧。

胃酸过多,仿佛整个胃,甚至食道,甚至大小肠都被强酸腐蚀。被腐蚀的东西,大概是肉、是皮、是膜,都抹上一层白色的泡泡,滚烫地,蒸蒸一些气体出来。肠胃被这些腐蚀出来的气撑得整个人无法放松直立,胸腔前挺,臀部后扯,企图靠肢体把胃囊拉平,以求减轻一点疼痛。

上次彻夜难眠的状况亦如此,那种痛,不如说不舒服,一阵一阵的,随着动脉的曲张振动,用力按下去能够清楚感受那股奔腾的劲,小生的心倔强地
在泵着血浆,即使肠胃莫名鼓胀仍旧不停加大压强,没头没脑地继续使疼痛扩张。除了阵痛,还有一点一点小生把它称作“虚”的家伙,它是最令人恶心的。虚在腹腔扩张,仿佛在搔痒,整个腹部失去力量,小生暴跳一整夜就是想摆脱虚的纠缠,还出了一身汗。虚是最可怕的,活跃地进攻着,满足它暴虐的贪婪。

上次一个人在房里辗转反侧,一直到深夜4点才摆脱了胃痛力竭而睡去。这次在家里,家人呵护备至,甚至关心得小生都觉得烦了——家人就是最烦人的,哈哈。二姐拿出银针,在小生两边足三里各扎一针,还有膝盖上的某个不知名的穴位。15分钟过去,毫不见效,老妈厨房里找来了紫金花胃片,咀嚼了吞下,终于获得抒解。安逸维持了1个小时,随后就被剧痛取代,小生坐立难安,老爸还拿来了云南白药,这是人家打仗用的止痛药。老妈泡了一杯黑糖水,说是小时候外婆专治肚子痛的妙药。最后小生趴在床上,想用睡觉来忘记痛楚,二姐让宇浩在小生脊椎两边按摩穴道,小生觉得这就叫疼痛转移,把胃的痛转到脊椎敏感的穴位上。还真的灵验了,小生这才呼呼睡去。

小生一个胃痛搞得比二姐动手术还要大件事,吃了药,总算没什么帮助,感觉胃里早被大火烧去一片,走路的时候隐隐作痛,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11 comments:

yekhong said...

你上辈子得罪了胃吧,这辈子它总是和你过不去。
平时得注意别乱吃东西了。

YeeTat said...

take care ya!!!

俪 said...

take care ><

fish said...

哦先好好休息再出發吧

yInGsUat said...

各扎一针?
好可怕
原來你生病了
好啦
看你這麽可憐
我考慮讓你參與我們的outing啦

Anonymous said...

熬夜熬出来的?
takecare

Er said...

照顧身體呀~!吃清淡點哦。。。

yitjun said...

好好照顧身體喔~~
多吃些清淡的
好好調理好你的胃吧~~^^
趁著在家裡就好好讓自己休息
過後再重新出發吧

xiaomei said...

erm...我觉得你去直接看医生比较好
take care

牛油小生 said...

谢谢大家关心,我有看医生了的
吃了药,好多了,只是胃里好像烧出一个洞来,平常还会一点点小痛

yekhong said...

换掉换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