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ember 2009

惯例惯例

总是要惯例地说新年快乐。

无论什么文明都把直线溜走的时间设定成轮回,循环往复的样子,然后在一个轮回的终结前许下一点心愿,让残酷的时间变得仁慈。2010就是一个累积的数字,2012也一样。什么改变了?什么都在改变,反正二战后普遍世界没有恒定的真理了,比较显著的是一些编号,比如宽中来年的新生,变成了10XXXX,0X字辈的进入历史,意味着小生这第一代0X的记忆犹新其实早发生在10年前了。

回顾2009年,总结一个字:
变。09年从上海返回家乡,一头柏拉图式的头发,蜷曲,甚至扭曲。小生年底称自己Lesbian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起“柏拉图之发”的寓意。09年岁末全球暖化、经济危机全都体现在电影里,小生的末日情结却发生在8月,流星雨下在荒原的时刻。为了掩饰苍凉,小生从没有光的所在借来了光鲜靓丽的衣裳。包裹着世纪末的华丽,腐烂的文思写出了断裂的文字,竟然获得一点荣光,那个契机源自报馆的自吹自擂,小生不敢当,却背了那副名堂,算了吧。

像一节云霄飞车,小生的2009轨迹上只有那么一节飞车慢慢攀上去,在制高点上急速俯冲下来,送给小生一阵阵快感以及昏眩,最后吐了一地。吐太多很伤身,于是尽在12月爆裂。 忙活动的时光最让人振奋,累得一点部落也写不下,天天在亢奋中,那头发变成了金色,皮肤黝黑发光,总觉得阳光还不够猛,要再毒一点才好。去巴厘岛管他什么H1N1,大口呼吸走在人群里,手指机械地按下快门,记忆相册又添了一次特别的回忆。

关于没有房,这是不需要文绉绉的字眼,拖着行李从一家换到另一家,蛰居在笨羊圈里惹人恼,“扰人清梦”大概就是小生这大半年的主题,于是有了云霄飞车坠落的惩罚。小生就是迷信。做毕业论文,运用的尽是符号学,什么颜色什么举止莫名其妙就联系起来了,造成许多误会。误会也是很伤身的,才会吐得那么厉害。老婆说要往坏处想,其实想过了又怎样,坏事发生后总还是不能自拔地难过起来,预想也不过一个幌子。就这样呆在人家房里一个学期,占据比主人还多的时间,一点也不懂得知恩图报。为什么还要呆在学校里?

09年学业成绩一如往常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第二个学期上的课少了整个人空虚起来才会做出那么多蠢事。那时候刚从上海回来,满肚子牢骚要抒发,上了那几门课都特喜欢,努力地写,完成了一些至今教小生满意的作品,“副感觉”就在那个契机下萌芽。也是那时候开始天人交战,否定一切想法,只相信当下不相信恒久。所有选择都是当下的,然后接着另一个当下再一次选择,一直滚雪球下去。合唱团那里小生必须分配一些时间精力,天平很难平衡,纵使砝码标记对等并不意味着标记代表真实。为了享受和声很多其他疯狂的活动必须割舍,没有割舍哪来一场漂亮的演唱会,虽然总有一点遗憾,那又如何?

下厨的机会多了,喜欢它们上桌的表情。小生不懂得刻意把它们摆成欢愉的样子,觉得搅在一起也很快乐,只不过没那么好看而已。吃下去最重要。这几天在家里负责午餐,翻阅雪柜,读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快发霉的藏品,很后现代地拼凑成一顿。小生并不适合作长远的计划,不过无愧能够突发奇想把眼前有的凑合成不差的成品。小生本身就是一个拼贴的集合:光鲜衣服加上抑郁心理、旅行票根的剪贴簿、生日卡、贺年片、信件的珍藏本子、记忆的剪辑仓库……

没什么将不变的,那些看似不变的,其实也在改变,更多或更少而已。这就是惯例,惯例也还是一直在变的:新年快乐。

4 comments:

老颜 said...

元旦快乐!

shinwei said...

Happy new year ya^^
all the best in 2010 lo :)
take k n miss ya~~

yekhong said...

happy hew year.

yitjun said...

happy new year!!!
all the best in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