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une 2010

从墨尔本,不晓得该怎么翻译Hobart的天气

这一趟旅程因为合唱团而完满美好。启航前,升龙来送机,仗着他机场地勤人员的方便提早为三个人将行李寄仓,贴上“priority”的标签,还可以肆意换位。托他的福,第一次在机场吃到便宜的一餐,就在隐蔽的职员食堂内。蔡大便没有换钱就要去澳洲,临时让小生和易恩提款救济,就这样,债台高筑的老蔡成为提行李的仆人,每到一处,这个故事就要被大肆宣传一番。

抵达墨尔本,第一件事便是吵醒欣怡,安顿行装,然后大睡一觉。A380虽然宽敞但小生仍是无法入眠,飞机餐的气味始终纠缠着昏眩,一阵阵恶心,捂着鼻子也不是办法。空位甚多,好不容易找到两个空座横躺身子却被空姐唤醒要准备吃饭,凌晨四五点,真不知吃的哪一餐。在欣怡家晕阙了几个小时,搭上电车进城找她吃午餐,不放心的她捎来电话,人就在车站里等着。在墨尔本的第一餐让她请了,pasta、salmon、fish & chips,津津有味。随着落地窗外的狂风兼细雨,忽然决定请假的欣怡领着三人越过Yarra River,领略墨尔本市中心开阔的天空以及有秩的建筑组合,城市像锥体向下辐射,制高的中心外是无际的矮房,河岸飞来海鸥,一点也不怕生。


初冬的南半球日落得早,下午四五点钟已是黄昏,一转眼墨尔本就被星空笼罩了,入夜的巷陌因为冷而凝滞,安静得可以——这是什么话,是乡音吧。晚餐聚集了久别的凯欣、筱蕾,加上欣怡同屋的Ginny还有大姐姐,在意大利街享用各种pasta和pizza。然后续摊喝hot chocolate,大家聊一些让小生尴尬的问题,筱蕾开了话匣,给小生介绍了辣妹、刚出柜的帅哥、喜欢戴着男生玩具的女生、敢作敢为的美女……应接不暇,大家笑得几够灿烂一下。



凌晨时分赶到机场,一小时的时光便飞抵Hobart,没想到伟文早等候在那,更没想到,伟文和荇瑶、Joseph夫妻俩就同住一屋檐下,本想到了Tassie要通知荇瑶一声的,结果就到了人家家里,还吃了一顿饱饱的早餐。从他们家厨房可以望见Mt Wellington,说走便走,伟文就把三人带到山上去赏雪,可惜道路结霜上不了山巅,结果就在半山的雪地里打起雪仗,岳宏、Joseph、伟文打得激烈,还有一个小孩子加入战围,雪花飞洒。酣战后山路竟然放行了,赶紧把车子驶入浓雾中,想象着山尖被埋在厚厚雪中的样子。羽绒服尚嫌单薄,凛受山风几乎要把人吹倒了,Tassie零下的温度。


晚餐沉浸在浓郁的咖喱气味中,易恩决定请伟文吃饭,小生和岳宏沾光也就不客气了,添了不少饭。

9 comments:

54x said...

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去玩
不管去哪里
总是那么的乐趣无穷

Pianist said...

期待小生筆下的南半球,讓南半球的書寫格調多元化吧!(我還是沒有看見雪,怨。)

牛油小生 said...

纽西兰看不见雪吗?

Pianist said...

時運差看不見,就差幾天。

yekhong said...

没必要把我的糗事说得那么大声吧 ><

好棒的旅程,有朋友+美食。

Kai Shin said...

期待我们下一次相聚.

fish said...

終於玩完回來啦?哈哈。

牛油小生 said...

Kai Shin: 下次,一定^^
fish:回来了,哈哈哈哈,gathering~~

fish said...

yes! gathering!!!
下禮拜三以後~我這禮拜四要去越南~禮拜二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