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June 2010

欲火凤凰

初到凤凰古城小生便急着沿沱江闲逛,放下六个小时颠簸的包袱,走在吊脚楼窄窄的木檐下寻一张椅子坐下,迎来江面泛舟的船家挑逗游人的山歌,小生独个儿傻笑,两艘木舟紧紧靠拢并行,满满二十几件鲜艳救生衣,可天空的灰色以及湿凉的饱满依旧如此虚构,小生是追索着翠翠的倩影而来的,文学的边城是苍翠逼人的淳朴酿成的淡淡忧伤,而真实却浓缩成夜的璀璨。

发愣的沱江静谧,泛着水银似的倒影,遥见对岸一位高挑女郎微扯着裙脚探步踱过积水的坑槽,仿佛薰衣草的色调,薄衫飘逸,加上一头长发——她不是翠翠,翠翠是葱郁的绿,而她是鲜艳的花——一出神天色霎时暗了,在凤凰大桥上静静欣赏华灯的夜景,没有一点眷恋地回到旅舍,对她。


次日天气难测,清晨便闻得雨声,小生三进三出,次次伴着雨打的节奏,沱江边不时可见洗衣服的居民,高举着木板子啪啪啪,虽没有万户捣衣声,却在在比游客的喧嚣来得悦耳动听,真不明白杂沓的吆喝声缘何而起——喂,你快点走啊,看什么看……嘿!……等等,就来啦!……哟喂!——这里原是宁静的小镇,如今每日过节一般热闹,却又不见得野鸭被赶到江面去,赤条条的苗族壮丁窜入沱江抢滩时白花花的水光溅洒,水纹被柔软地撑起圆滚滚地向岸边滑动,仿佛被一张面孔刺破了的水球,俄而如蛟龙出海,傩神赐予的一头最肥美的白鸭子,即使黄狗乱吠也不至于烦躁,一双眼看得着迷,恍若无声。


当真无声之地,大概只有城外僻静的沈从文墓地,小生沿着指示牌一步步踏出商业区,石板路两旁尽是动工中的临江旅舍、饭馆以及酒吧,雨水将施工材料粉粒肆意地涂抹在地,脚板只觉得黏糊胶着。听涛山不过一个小山丘,无处登顶,看不见沱江远景,却如其名,可以细细聆听山泉潺潺的流淌,沈从文之墓便深埋此山中,以一块诡魅的大石为碑,铭写着: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如果人人都能如此,边城大抵可以是一片绿意盎然。山中有个小石缝,容得小生一人一背包。放下伞以石窟为盖,石窟的深处既是泉涌的源头,冰凉纯净的山泉不绝地注向沱江,小生盛一口饮尽,沁凉合宜。一个人躲在山里,被雨水驱赶到寸步难行的窘境,并不教人沮丧,反倒轻松自如。5月10日是沈老的忌日,墓碑前还残留几个花圈,枝桠上还悬着一只只红眼睛的草编蚱蜢,萦绕盘桓在石碑上头,以神秘的虫鸣作歌献祭,仿佛在跳一支令人昏眩的傩舞。小生把地上几只不慎坠落的蚱蜢拼排在花圈之中聊表敬意,本想取一只以兹纪念,却断不敢冒犯,这或许是远古的习俗,传到了静谧的山林间,却随着山泉没入因繁雨而涨的江河。


盼着夕阳,小生来到城北跳岩,凝视游人奋不顾身地拍照取景,穿着高跟鞋还要涉入江石,不少人租借了民族服饰霸占了一墩一墩的跳岩,往来停滞。跳岩仿佛一高一矮两排齐整的牙齿,每一步履都是一次轻微的跳跃,最喜欢看着迎面而来的情侣,手挽手并着走,男的踩高岩女的踏低墩,女的直盯着脚底,男的专注于掌中小手的变化,随时准备要扶一把,浑然不顾那些急于补光捉影的人儿。却有一些当地人健步如飞地抵达对岸,往复取来花灯准备摆摊,为博得生意,把最美的几盏点燃了放入河中漂流,只可惜生意萧索,没能见到满江花灯的舞姿,零星的灯火煞是孤独。



入夜的凤凰仿佛被点燃的火鸟,发光发热发酵甚至放声高歌,小生几乎被淹没在游人的涨落之间,唯有在窒息之前逃逸,才又再次回到一个人独霸的睡房,啜一口茶,读几页文字。

1 comment:

r@iNA said...

我讨厌你,
请不要从网上摘照片来欺骗大家!
哼。

ps:要好好照顾刚隆的X,走形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