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February 2011

“后”是以过去为本位,没有未来的一种思想

近日频频出错,一个词一个用语到一项事实,可大可小。是纰漏?不敢为自己辩解。

新年后有种消沉感,或许是后狂欢症候群的其中一个症状,嗯,绝对不是后情人节的消沉。

小生的后大学生活,失去活力,脑筋发麻越发想不出点子,文思衰竭,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一点奇思妙想都没有。宁致居近几个月荒凉得很,每天有闲情查看浏览人数却没有心思写一些什么。宁致居很宁静。

也没有做运动。肚子,想,做运动。

大学时候涌现的怪想法,在后大学生涯中好像被一个按键给删除了。还有,无法每天说上一两句废话,肺部有点郁结,闷闷的,有东西咳不出来,真想说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为什么我不可以坐这里?”“因为你脚毛很长。”

新加坡即将大选,完全激发不了兴致。意兴阑珊,小生总以为自己是个过客,不肯承认,其实已经深深陷入岛的泥沼。今天被召回公司,因为选区划分出炉了,老板竟没有分配工作,最后说声留在公司待命。不参与政治正合小生之意,但特地应召回来坐热椅子还真不是个滋味。

看,又卡着了,卡着了!

合唱团方面大刀阔斧,得作主的时候,小生却又显得没有了主张,不知道是被什么消磨的,曾几何时那么热血沸腾地振臂挥舞(赘肉乱动)。

小生想起小生写的那则短篇——主题:主体性的流逝

2 comments:

Pianist said...

身陷另一个领域的感同身受。

FernSiang said...

没有方向、没有动力、没有自己
坠...我挣扎却无力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