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anuary 2009

一月三日:骑在田园的背脊上

越野脚车的性能很好,牙一号一号地反转变更,小生的速度与周边的景色一样,忽快忽慢,快是因为有所遮蔽,慢是因为有所着迷。向南奔驰,渐渐甩开阳朔县城的影子,笔直的道路两旁,尽是颗粒状的大小山丘。早上乘着班车直达阳朔,一路上风景宜人。阳朔的山,并不壮阔,却仿佛圣诞老公公百宝袋里跌落人间的糖果巧克力一样,不匀称地遍撒大地,奇形怪状,甜滋滋地诱惑着路人。小生撅起两指,真想把这些碧绿糖衣裹着的kisses一口吃下,一亲芳泽。忽而,她们又变成了豆大的雨水,在接触地面的刹那凝结成冰,是眼泪铸成的青色海洋。

晨光的路上

脚车上拂面的空气,湿翠清冷,一阵洗尘。沿途左右二侧皆是一处又一处的景点,小生选择了大榕树。公园内一株长青的榕树枝叶繁茂,孔雀开屏般塞满了横向的瞳仁。十抱的粗壮,却懒洋洋地一尊卧佛像。不愿在公园里耗费太长时间,毕竟来游阳朔,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公园所能提供的。告别大榕树,径直往南踩下去。途中经过了高田镇。镇子与银子岩之间的过道上田家错落,各各背山靠水,睁眼盯着溅起烟尘的马路。

洗衣的村妇

二十公里的路程挺累人的,但,一路走走停停,恰恰感受到一股自由的真趣。旅行大概就是要这样子不受牵绊才能够尽情享受吧。

银子岩是个偌大的溶洞,红色、黄色、橙色、紫色的幽光打在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上,翩翩遐想映入眼帘。或如深海世界,成群结队的水母在迁徙着;或如朵朵菜花,硕大地茁壮着;又或如来自地狱的荒魂,张牙舞爪力竭声嘶地无声呻吟。一洞一世界,不,溶洞里是千种世界,如鬼如魅,扭曲着没有天堂的色彩。洞穴深处矗立着巨大的一台竖琴。没有天使,奏者貌似荷甲的幽灵,琴音便是那变幻的灯影,而游人们却一股脑地摄影,都忘了跟上节奏。导游口中的镇洞之宝,曰“瑶池圣境”。浅浅的一抹清泉如镜,把不见顶的天工石雕掠进了地底深处,低头一望,仿佛无底深渊。虚空被复制成对,无限展延了相离的差距,小生看见自己的倒影掉了下去。为了一些荒唐的名目,石头们纷纷被附会上牵强的神话,无可反驳地获得名字。如伞的石柱破开一角,左边蹲着一颗顽石,导游却说那是孙行者打破天王伞,逍遥花果山。小生在洞中感受不到神话,隐约中,呼吸了魑魅魍魉的气味。这才是溶洞。

一洞一世界

搜出背包中的干粮,在凉亭下补充精力,溶洞的闷,熏出一身冷汗。沿着原路返回,不时钻入岔道,把脚车抛在一旁,拍下眼前见证的田园山水的自然韵律。这段路赏心悦目,甚至忘记了骑行的疲劳。

迷离山水间

著名的月亮山,并不难走。攀爬着的视线为丛林遮蔽,但陡峭的阶梯却是为了那开阔的视野。小生直热得摘下了羽绒外套,心急地想一口气达到巅峰。到达山巅,只见一位高瘦的洋人悠然自得地坐在石板上,用望远镜捂着眼,正眺望着那被农人肆意涂鸦的格子花布。小生也放下了肩上笨重的背包与外套,深深吐纳登高的清新。月亮山顶是一扇敞开的拱门,门外是连绵不绝的山尖,恰如小生给阳朔的写照——开门见山。门边是枝桠编成的窗牖,田园景色俨如相框里的画。天色是那么阴霾,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浅淡,却又不失恬然的畅怀。正好,清静就是淡薄得模糊的构造,稍稍加热即便蒸发,艳丽反而不堪自然了。

开门见山

一高一矮两人独据一处,无意间聊了起来。他是一位来自英国剑桥的绅士,挺拔的鼻梁像低音萨,吹出句句和缓的标准英语来,小生也不慌不忙地调整着声调,希望人中托着的那两根二胡弦不至于刺人耳膜。两人寒暄了几句,那位绅士便翻身下山,而小生依然情愿沉浸在高处微风的荡漾之中,让身边流动着其他游人的步履匆匆。下山后,继续踩着脚车返回县城。工农桥躺在遇龙河碧绿的纤纤细腰上,怎么看,尽是隽秀山河,那条正在施工的道,便是来日行程的起点。

遇龙河的旖旎
相映成趣

县城里,小生“慕名”进入了一家“知名”的谢大姐啤酒鱼餐厅,一个人吃了一斤半的漓江尖骨鱼,确实是饿极了。回到西街才赫然发现到处皆是“某大姐”、“某二姐”、“某三姐”的“正宗”啤酒鱼餐馆,原来之前品尝的,并非网络上颇受好评的那家,仅是不巧起了个同名而已。漓江因为《刘三姐》而红,那几首山歌,唱遍了大江南北,伴随了小生的童稚时光。岁月荏苒,造访了三姐的故乡,却没想到再也听不见山歌了。

晚餐后寻不到一处合适观夕阳的平台,忽悠着两个轮子,来到了山水园门口。山水园原来是一座依山而造的园林,恰恰适合赏日出,小生来得真不是时候。碧莲峰石壁上大书一个“帶”字,可谓用心良苦,析字后,竟可读作“一带山水”、“举世无双”等句。山上还有鉴真和尚的纪念馆,原来当年这位遣唐使也曾为飓风吹到了桂林一带,或许这是佛祖最慈悲的眷顾。县城里的景色自然没有郊外的好,但阳朔大桥吐纳的漓江水却是那么的开阔潇洒。码头停满了船只,这个淡季并不淡。


回到青年旅舍,遇到了一个人看书的英里子,两人无所事事便聊了起来。看她个子小小的,却怎么也没想到她已经离家背包旅行达九个月之久,周游了泰国、缅甸、寮国还有南半个中国。一个女孩子家实在不简单,忽然间肃然起敬。说出这一句话的小生实在汗颜,女性主义的批判当砸在眼前了。能够抛下生活的包袱,随自己的心意到处流浪,是多么洒脱的选择。向往,却又不知哪里去唤醒勇气。

2 comments:

yitjun said...

你的“相映成趣”还不错!~~
哈哈~~

Er said...

哟,回到南大了吧~
你的桂林之行真不错哦~
不过一个人去玩的的感觉还真的很不一样吧。。。呵呵

新学期加油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