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anuary 2009

写在出发前——数掉08年

哲学导论考试的时候,指关节冻得把字画得不成字形了,上海08的最后一天,用5到0摄氏度来倒数。前两天和明翔、文琪、韵敏、维彪还有Yvonne共度上海派的新加坡美食,半价优惠,相当不错。麦当劳里大专生勤奋啃书的气氛下,几个人聊了饭岛爱,聊了推理小说,聊了来临的31日怎么过。31日考完试,小生匆匆回房,明翔说只有我你她三人一顿晚餐。小生说好啊,毕竟这是一个恐惧孤单的夜。

万达人山人海,为了吃饭的人们,竟甘愿排100个位子的队,第一食品大楼成了排队展览馆,并且都穿着笨重,仿佛蔡深江散文里排队的羊,只不过,都是彩色的羊。排队容易使人沮丧,三人经过30秒钟的决定,回到邯郸路上的豆捞坊,吃了一顿不小心相当昂贵的一餐。但,冬夜里的豆捞,热腾腾的,使人怜爱,身子饮入温暖。这时上海已经用温度倒数到3。

回到万达,这次是为了集合廷耀、韵敏还有Yvonne。又是麦当劳,不过今次浑然一片热闹景象,六人终于做出艰难抉择,打的前往淮海西路的Whisk。上海08的最后一夜,不少人像小生一行那样,陷入塞车的泥沼。车子不动,跳表器却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滴滴答答响个不停。下车时,Whisk早已休业,明翔最爱的蛋糕小生来不及品尝了。只好改变方向,来到了衡山路。

这一夜的衡山路热闹非凡,每一家酒吧都摆出不打烊的姿势,挑逗着行人的一亲芳泽。Lapis Lazuli是那家餐厅的名字。澄黄色的灯光笼罩下一片优雅的昏暗,六个人点了五道点心,两杯鸡尾酒。Last Samurai是荔枝香的浓郁,另一杯则是水果蜜的女性最爱。甜点上了,Chocolate Nermesis 大家的最爱,刚烤焦的巧克力蛋糕配上冰凉的雪糕,太极一般的配搭;Lemon Tart、拿破仑千层酥相形见拙,使人记不起味道;还有小生的Tiramisu,镶着雪糕,一股淡淡的咖啡香。

窗外烟火燃烧,噼里啪啦作声,新年气息弥漫,橙色的天被烧得更红,喜庆要为黑夜上装。服务员为每一桌准备了彩炮筒,等待DJ的讯号。3…2…1……Happy New Year!小生知道,上海已经用摄氏零度送走了08的最后一秒。彩带满天飞,铺成一片陨落的虹彩,满桌子欢庆与灿烂,那些尽是笑容的颜色。

离开Lapis,沿着衡山路走去,犹豫间来到一家Murale酒吧。原来酒吧是这个样,与电视上没什么两样。昏暗中弥漫着烟、酒,歌手声嘶力竭,人们在自己的方格上扭动,以为是自由,却忘了自己被挤压在人群之中而被淹没。小生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昏暗中,并且在失去听觉后失去方向。一行人又匆匆离开。

最后决定回到武东路的Ing,喝几杯调酒,只是凌晨一点半钟的衡山路,到处都是争夺德士的手。为了躲开人潮,一行人不由自主暴走起来,走到了卢湾的尽头。在发现上海最短的路之后,小生循众要求,唱了一段《Last Christmas》。原来应节的歌这么难想。有点怪怪的,差点被包围起来,有点尴尬,却不失一种快慰。追忆起与合唱团朋友一起走路的时光。哪天,一起暴走,必定是歌声不断。

在小红楼外艰苦拦到德士,来到Ing已是凌晨2点许,或许温度已经倒数至零下,老话一句,寒冷挡不住热情。饥饿的Yvonne点了几个小菜,馋嘴的廷耀要了两壶烧酒,边吃边喝边聊。挥别时分已是将近凌晨4点钟。回到房里,把看到一半的《家有喜事》完成,和乐融融,倒可以把农历新年的贺岁片挪移到这个西方传来的习俗,反正现实就是一片混乱。

酣睡至12点的日正当中,一切都写在出发桂林前。新年快乐。

#这次照片太多,都上载到小生的相簿里了#

1 comment:

yvonne said...

其實那天我還是覺得餓,不過太窮了,不好意思繼續點~~~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