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anuary 2009

一月四日:骑在园田的腹谷里

这几天在青年旅舍遇到的旅人都说小生是早起的鸟儿。早晨8点钟,租脚车的大婶还没开好店铺,小生早在门口徘徊。趁着日头初升,来到江畔,凝视澄红的阳朔大桥。山峦托着红日,桥梁架起河江,潋滟的水烧成一片,渡船歇息着,县城里现代化的一切在这一刻陡然模糊,回归一幅惬意的自然。


铁马莽撞地冲入工地,眼前一脉蜿蜒的山路,小生纳闷这是沿遇龙河观景的路吗。问了工地的保安,确实别无他路,只好硬着头皮驶去。盘桓了一公里,两边的山像柚子一样被剥开,眼前豁然开朗。小生置身农地田家,窄窄的乡间小路尽是田园环抱,还有左手边静静流淌的、浅浅的遇龙河的清秀。这一切都是素颜的美丽。西湖尚且要梳妆,遇龙河却是浑然自得的娟丽。


走走停停,凡有不谙的岔道,但问村中民众,皆能得到最妥善、最热情的帮助。就这样,小生来到了古朴的旧县。村子的高处是十几户砖墙灰瓦的遗代建筑,门前一对石碑,证明了村子清末的荣耀——俺村子出过举人。石桌上一位大婶舔着碗儿在吃中饭,见到小生不免寒暄两句,问道:你一个人啊?这次旅程,凡遇到人聊起天,大概都会问小生同样的问题。但,说真的,迷失在山水之中,何必有人相伴呢?佳人仅是锦上添花而已,即得熊掌,何须贪恋那流窜的鱼儿呢?


一阵迷路中,小生错过了仙贵桥还有村民口中的古城。灯柱上、墙头上不时出现红色的箭头,大概是前辈游人为方向感不好的菜鸟的善意指引吧。果然,顺着指标,小生顺利抵达遇龙古桥。单拱的桥上长满了攀延的藤枝,古意朴朴。站在桥上,北望是通车的金龙桥,南望是恰才一路宜人的难忘。



坐在岸边的石椅,与遇龙桥共进干粮,稍作休息,即返航。越过古桥,穿过犀牛塘,又是密密麻麻的田庄。一不小心,涉入田垦之中,顿时迷失方向,差点就跌入田洼,差点就践踏了作物的辛劳,差点就成了只能割发代首的曹操。


须臾,钻出泥泞的小径,一段宽敞的水泥道。铁马奔腾着徜徉在山脚下,发出嗞嗞嗞的狂妄。大道给人以速度追逐梦想,却怎么也比不上迷路于荒郊的米字路的交结上。小生不肯放过一切可以逃逸主流的分岔,因为只有走下去才能细细观察被速度遮掩的美妙。欲见南山,当要悠然。


大道结束在渡头边上,竹筏主人纷纷张牙舞爪,小生难得觅到一处天堂,没想到她却依偎着现实的波涛。小生徘徊着,船主们唠叨着,眼光就在没有路的路上,忽然想起一句歌词,叫“走出去就有路”。对,小生是来探险的,是来迷路的,天堂不就是一片混沌的虚无?

越过无人的荒田,田边孤坟点点,恰如大草原上的敖包,为小生指引方向。窜入荒野,已经无法继续骑行了,只好牵着铁马一面走一面张望着渡河的方法。终于,望见不远处的一道隔水堤,赶紧抬起脚车慢慢往上爬。欣喜若狂的小生,以为自己找到了出路,不想,堤的最末一节早被河水冲断。沉在水中的石板被洗刷得光滑,不禁让小生想起了鼋头渚的惧怕。担心,不敢胡来,呼呼呵呵远方的船家,小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若跳过去,又有脚车的牵绊;若涉足入水,又有滑倒的可能。摆渡的年轻小伙子划了过来,一口价便是10元,好一个趁火打劫。小生无奈,为了摆脱渡头船家的纠缠激起的冒险一试,竟惹来了《说岳全传》里那些横江的强人进犯。越过那一米多宽的障碍,沿着东岸,原路回返。


别过了那迷人的遇龙河,回县城途中参观了无趣的蝴蝶泉。在真山水里,还是别去收门票的假风景区去浏览的好。来到县城,胡乱绕了绕,才又回到旅舍。和英里子聊天后还一起吃了顿便宜的晚餐。同房还有一位热情的山东人,叫王磊,与小生俩人一起帮英里子想回上海的办法。兜兜转转后,英里子还是选择了一天路程的火车。旅舍里和不同的人聊着天,交换着彼此旅行的心得,与陌生人间的这种和谐,大概是参加旅行团永远也无法体验到的吧。

唉,这一篇实在拖得太久,越发写得实在没有感情了,原来想是要好好认真对待这次游记的……

1 comment:

友个人 said...

哇,好一句“佳人仅是锦上添花而已,即得熊掌,何须贪恋那流窜的鱼儿呢?”啊!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