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07

教师节

考试竟拖了三个礼拜,真是折腾。拜五考完214竟感染了大家的情绪,有一种结束了的兴奋,就匆匆冒着小雨自己回家了,几乎都忘了5天后汉字学的考试。

恰好星期六是宽中的教师节,好一个去学校的借口。上两个星期,和愉雯、阿豆、岳宏还有易恩来,这次,带的是怡廷。连续出现了三个星期的我,像去年做工时一样,不怎么受大家热烈爱戴,但,值得一提的是,我每次带回去的人物都是令大家雀跃、兴奋的,一旁的我,总得沾沾光,却也不怎么寂寞。

教师节嘛,当然有这个必要去找老师们,用叙叙旧、谈谈新的方式来感谢他们,再不然也要用那真诚的微笑和亲切的问好,必也能让老师为我们操劳的心得到些许慰藉。

这一次没有碰到翁老师和朱老师,只碰到了刘老师、罗老师、黄老师、赖老师、Mdm Yap……虽然没聊得很多,但,从他们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到那种不经意流露的释怀、喜悦。不管教导的过程发生过什么,能在学生毕业后得到他们的探望,那应该是老师们最欣慰的事了。

回想起去年也曾经围在那临时搭的圆桌,我们几个同事和老师们一起,“享受”学生们的手艺(其实也是等着放工,那时好像是在帮忙钉年中考考卷,还获得教务处的高度赞赏呢)。

之后,就和易恩、怡廷他们一起去CS吃石头餐(蛮贵的一餐,那些小孩,真是难为他们了)。走走看看,消磨着时间。一坐下来,又谈起了咱们在团时的辉煌,还有询问他们的现状,也总难免的会有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来衬场。

最无辜的,当属慧洳吧。人家都要去搭巴士了,我们还硬硬留下了她,借用video的事情,好好盘问了一阵。易恩就像审查官一样,弄得人家小姑娘的不知如何是好。而我和家俊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努力吃完那又很贵又超甜的冰淇淋(人家被问得酸不溜丢的,而我们却几乎被甜给融化)。

又折腾了好多时间,才把慧洳送回了家(不好意思呆在人家家),径自往立彬家前进了。同立彬、袆凡饱餐一顿后便上室内去,开始一次蛮不愉快的室内练习。

老是觉得室内的人不怎么长进,老爱故调重提,不然就是周而复始的犯错,这些我都还能接受。但,自从来了一群学生后,我总感觉到老的们的不欢迎,还有很多的针对。也许,这就是室内这么多年来一直不得年轻人的心的地方吧!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室内到最后严重老化,毫无新血加入。大家好像都忘了,自己是从宽中合唱团出来的!不要努力创团又亲手毁掉!无奈啊~~

最后,培姐来了,我才听到高昂的声响,但,扪心自问,空谈无效。

1 comment:

羲 said...

也好想回学校>....但是那天考试! 唉。
以前总是觉得老师讲不停,现在倒是很想回去天天坐在课室里听他们讲啊讲。人就是犯贱。

当然,我也想念你。

快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