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ne 2007

烂脚趾

上拜三、四的senior camp让我的脚“左右逢源”。第一天的打水战,被秀莉的追杀逼得扭伤右脚踝,第二天的“打对”又搓破了一大块脚趾皮,搞得现在左烂右疼。

那只烂脚趾,就这样一直烂到了今天,我想还得再烂多一星期吧。刚才的GL outing,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和袜子亲密结合,废了好大劲儿才棒打鸳鸯,撕裂相连的皮、脓、血、水的混合凝结物,露出崎岖的新生肉,红肿肿的裸露在空气中,每次接触都有触电般的凄怜痛楚。

还好绍扬的车拯救了我,免我一路零零落落的痛苦。

现在洗澡的我浑如一只在撒尿的小狗,高抬着左脚,只为了不让伤口再次触水而溶开。

烂脚趾,烂烂的嵌在我冲锋的左脚大姆趾。

1 comment:

a mei said...

是恶心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