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uary 2010

轻放

中文系传来噩耗,顿时陷入黏着的难熬,可能是某种压力,然后天降了那么凶猛的雨,就在小生生日的那天。生命如此脆弱,难道要捧在手心?雨是叫嚣它任风吹袭,哪怕是雹像钻石那样锐利,飞逝的那两秒想的是什么?一秒给了风的阻力,一秒给了鲜血,相交成晚报的头条。虽然不相识但那种联系,足够教人沉重,在床上压出伤痕,血留在了那一秒就别提了。一起想想风的阻力,有时很痛,有时惹人挠痒,有时却沁凉得宜。寄出去:请轻放。

1 comment:

qojop said...

也聽說了~這樣的事一發生,就像一顆石頭丟進自以為寧靜的湖水,探測你生命的底線.

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