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anuary 2010

杂感

正打算正式迁徙的时候,就拿到房了,怎么也下不了一个决心,正如每一次见关老师都深深打击自己想继续升学的念头,然后忆起魏老师的话,接着被大姐拍醒,7万新元。每次下了一个决心,就面临考验,好的不好的,整个人很难贯彻想法,没有韧性,容易改变,随风摇曳。

意大利——刚才做了件难得疯狂的事,做的当儿还是挺胆小的,马上落跑,抛下干案的同伙,小生就是这种人,不是人好,而是没种干坏事。 郑丁贤说抛山猪头露出马脚了,平常人弄不到山猪头,那是谁这么有本事?山猪,那是要去猎的,所以有枪,不是贼就是警察。新宿舍靠近树林,听说就有山猪,携老带幼地逛街。倒是看过穿山甲扭扭捏捏的屁股往树林深处钻去,上学期还碰到蛇了,在厕所里,就是没有山猪,哪来的山猪头,还有猪血。台湾人吃猪血糕,在上海人们却爱吃金陵鸭血粉丝汤,咸香够味,粉丝带嚼劲,冬天里暖乎乎的,一碗才5元人民币,新加坡的午餐杂菜饭就两块半了,但还是比士林炸鸡扒便宜一些。

没有连贯的思绪,小生喜欢从一点联想到另一点去,一发不可收拾,接着又懒得收拾。新房间自己倒数算算,就住个3个月正,也懒得整理打扮。自从上海回来就那么居无定所,总觉得自己流放了自己。

室友很好,因为交流得少,小生习惯回到房里安安静静一个人就好,和室友熟不起来,带着一点拘谨最好,拘束了就安静了,反正活动的时候够吵的了,全待那些场合去发作。

有了自己的桌子发现掉发很多,习惯半年蜷缩的人,腰骨这辈子很难再挺起来了,还发现两根埋伏着的银丝。有人问“就这样过新年哦?”这头短杂草就任它蔓延吧,就是不适应暴露太多头皮,洗发精搞得头皮有点敏感了,或许是枕头脏了,反正就觉得头发快掉光了,丑得不敢见人。

很乱,就想写写泻压,刚才流汗不够尽兴。

4 comments:

零比零 said...

我一直在等待这种同伙出现
终于也盼到疯狂而还不至于犯法的事

final year 来一点点疯狂 没关系的啦

牛油小生 said...

你真的变成零比零哦?
哈哈
下次再看可以犯什么案~

r@iNA said...

我爸爸有打山猪,
若你真要山猪头倒不是难事,哈哈……

“随风摇曳”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
我得到你的珍传,
是幸还是不幸?==

14与15只差1,
一通电话随传随考虑会到。^^

yitjun said...

哈哈~
好灰哦~~
不过人生难得会做疯狂的事
而且越老胆子会越小
所以多做点没关系
老来能留作纪念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