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anuary 2011

24之后

果然,面子书的砖瓦堆叠得很高,讶异这么许多人捎来了祝福,好多许久不见,借着机会就聊起来,交换一些生活的消息。一个一个点喜欢或回复,这是卡片所不能的,但有一种恐惧——我们的交流注定流逝得太快,越底下的砖块将越快消逝于无垠,某个讯息的黑洞正在吞噬我们彼此间的联系,藕断丝连,那么淡薄的。快捷,只言片语,心底明白这是时代的大势所趋,阅读着自己的语言,也是断裂的,并且无力挽回,务必认真用心编织起来,不让它逃走,记得,当这些暗流催促我们遗忘的时候,必须学习如何记忆,哪怕是太过简短笼统的琐碎,即便那些轮廓早已模糊得——除了记忆,我们别无他法。

近来频雨,空气湿冷,穿上那件薄汗衫,怀念起两年前上海欲雪的寒意,很清澈透明的夜幕街景。薄汗衫搁在衣橱里许久,几个月前上墨尔本的时候才找到机会用来作多件式配搭,从来就没有让它单独展示过。恰好近来频雨的天气,穿上它也不至于闷热,走在冷气购物广场里,很适当的温度的触感。我们各喝一碗浓汤,说工作说家常说闲事,已经到了那个,仿佛是必然的,按部就班的,这个年龄层次所该做的事情,说笑间浑不觉某种因子正悄悄改变我们的生活取向——那又如何?我们耽溺——我们吃饭,我们聊天,餐桌是我们最可爱的媒人,色香味俱全,让我们消融在一起。我们总爱问的:你吃饱了吗?

生日快乐,许多人对我说,哪怕只是匆匆一闻,都如此动听,我想起老家门外的图景,由电缆绘成的乐谱,被电灯柱画成一个又一个小节,老家就在乐章下面,乌鸦八哥麻雀疏疏密密的音符在谱上栖息,云是休止符,我从铁门内望去,如此动听。

人总十分贪婪却又,容易满足。

2 comments:

杰胜 said...

生日快乐!愿你心想事成!

qxojoxp said...

记忆是一个诡异的片段,很诗意很温暖的生日文啊。
生日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