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anuary 2011

猪猪猪


小生一则短文今日登载于《早报现在·文艺城》,衬着一张图像,小猪三只,仿佛冥冥中注定,小生是与猪有缘。

大学生涯最后一年,因“蜗牛启议”与三位师长,亦是马华文坛前辈结缘。几天前通电邮,小生说换了邮址,从署名piggytyx的gmail帐户发出,以飘兄笑问小生肖的是猪?——不,缘因小学时的肥胖,同学给起的花名,后来长大越见瘦削,却认识几位爱猪之人,爱那可爱的漫画猪猪,对,“猪猪”,俨如牙牙学语时的叠字,越亲昵越纯真了,于是也不愿更替,这长不大的昵称。可笑是最初竟为了这胖嘟嘟的绰号推了同学一把,连人带桌一起摔在地上。

初中时的死党喜欢画牛。他画的牛,鼻子很大,两个大椭圆型的鼻孔,去掉牛角便是一头憨厚老实的猪,现在想起,一切仍是很有比例的。初中班上有位同学总是与小生较劲书法,争做班代表去抢一个春联比赛的奖牌,无奈小生常常落榜。她爱画猪,给好动的小生画了一幅“飞天小猪”,后来小生当真飞了天,一次上体育课要跳高,翻身过去却撞歪了鼻梁,救护室里值班的红新月会会员看了看说,没事,没流血,小生照了照镜子,马上打电话给父亲。医生像做木工那样把铁尺插入鼻孔,用力一推,发出窸窸窣窣的碎裂声,他说,再摔一次就得整形了。哦,飞天小猪的鼻子。

其实也并不是第一次耽溺在猪的粉红色烂漫色调之中了,旅行时都惯于注意猪的玩意儿,或买一对送给挚友,她投诉:“搬家的时候才发现你送的都是猪猪。”

最近却发现,越是成长,越是羞于挑选这类东西了。中学时期喜欢逛的精品店,是每逢好友生日必到之处,如今偶然路经时,最多仅留一瞥寄情而已。

2 comments:

FernSiang said...

原来你整过容!!!可是为什么还是...一点都开不出呢!

牛油小生 said...

我是天生丽质,撞歪鼻子还是天生丽质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