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January 2011

自问自答

摄影前辈要求老妇人整理纸皮拍一张照,老妇人懵懵懂懂照着指示,脸上犹疑却没有反抗,谁又知道她才刚获悉自己儿子离奇死亡,小生不由得一阵心酸,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些?

那时候很尴尬,在坊间四处打听到了死者的身份,家人的地址,那么巧在附近遇到英文报的记者,几个人开始聊起来,有的没的就是没提到各自问来的消息。小生窘得很,借故跑开,回来的时候摄影前辈还是忍不住透露了,原来大家彼此彼此,小生倒慢人家一步。交流消息,在这个圈子里,总是在见报后才会变得慷慨的,各人都想把好的留给自己,毕竟是自己的努力。

尴尬完了,见到死者家属,老妇人竟邀请小生进家里坐,逢问必答,讨张照片,老妇人弯腰埋头去找,太友善、太方便得令人自惭。

新闻工作者有一种使命,毕竟,为什么读者要相信你所报道的,那种关系虽然吊诡般的荒诞,因此新闻工作者就必然凝练一种公正、准确的假象,或是一种“真相”。最近频频出岔,一天官方打来说那则报道错了,小偷没逃走,不久后便被逮捕了。几分钟前,还弄错了死者与朋友的名字,怎么办,这么关键的细节。

脑袋淤滞了,很多时候不懂得思考,不知为何变得这么迟钝,对于新闻,自己一向自豪的敏锐被打回原形,只是那么一丁点大、不值一提的小聪明,对于认真的时事,那是肤浅的很,而今变成一个没有想法的人了。

虽然遇见老妇人的隔天,其他某报记者打来问老妇人地址,小生得到某种前所未有的“独家”快感,但这种独家有什么意义?小生只不过是掌握到一项别人没看见的资讯,而不是从相同的资讯堆中提炼出独家的想法。想法才是关键吧?

6 comments:

fish said...

同鞋
當了記者怎麼好像越來越憂鬱?
是看了太多社會的黑暗面?
不要太徬徨啦哈哈哈學習學習 :)

Pianist said...

“而今变成一个没有想法的人了”

彼此彼此。

Anonymous said...

慢慢从中学习然后就回长大拉~
然后你又会从没有想法的人变成有想法的人啦~~
加油,当记者本来就不容易~~

牛油小生 said...

任何职业都不容易啦。
现在的问题是,我如何看待这份——职业?志业?

qxojoxp said...

它是否一开始就是你的志业?还是说在进入记者行业以后才开始培养对这个职业的喜好,以便让自己快乐的工作?
也许,我们都是后者,是机会选择了我们,而我们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shiting

euvin said...

喜歡到你的網誌來閱讀,
可以從新聞工作者的側邊看到不一樣的光景,
加上你很有個人想法的文字,
總讓我深思一番,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