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May 2008

追风

这个星期是该烦恼的,烦恼仿佛为了这个星期而生。昨晚,接到来自马来西亚大专文学奖的来电,说我的<他的情人节早晨>入围了,邀请我出席颁奖典礼。兴奋啊,我的散文终于得到一点点的肯定。这篇文章,是付出真感情写的,真的有种苦涩的滋味。这个时候重提,分明又想陷我于感情的泥沼里,这个星期,是泥足深陷的日期。

下午家门口出现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想告诉我一些《圣经》的东西,恰好午餐时和大姐、姐夫攀谈了一些宗教的悖论,我们批评了许多。是人创造神,还是神创造人?这种吊诡一定有真相,但,人不一定需要真相。我和那位女士辩论了不少,她说她代表万能的神来告诉我一些讯息,我说,我代表无神论者告诉你的神一些讯息。她说美满世界即将到来,我说,每个宗教都有这个愿望,不仅是你的神。她说《圣经》里预言了许多美好,我告诉她那是很好的文学故事。我们互道一声珍重,各自仍继续秉持自己的信念,日子还是这样过,不管神存在与否。

我有我的坚持,我甚至不考虑婚姻与生子,但,我仍然深陷在情感的暗流中,我是活生生的人。

约不到想约的人,无心晚餐。为了看曼联捧杯,我和岳宏到mamak看球去了。在一片迷雾中,曼联战胜了Wigan,二连冠。十年来支持的球会不负我的期望,但,我仍怀念那队身穿Sharp球衣的曼联,Beckham、Solskjear、Yorke……我足球的启蒙。也许活在回忆里的人比较乐观,总能够找到逃逸的港湾,过去的永远是那么美好。

Juliette Lai为我们写了一首歌。Robert L. Stevenson的诗,原来是《Treasure Island》的作者。也许是配合我们的程度,少了Jazz的元素,返璞归真,仿佛文艺复兴的和谐,安静恬适。我的泥沼不就是捕风捉影的不明?

I felt you push, I heard you call,
I couldn't see you at all--
……
Are you a beast of field and tree.
Or just a stronger child than me?
O wind, a blowing all day long,
O wind, that sings so loud a song!(The Wind by Robert L. Stevenson

我感觉到,却触摸不到;你存在着,却又那么遥远。那是无声的雷,贯心的澎湃,泥沼中的闷雷。

立彬捎来了好消息,我们又可以相聚唱歌了,唱我们喜欢的小组,唱King's Singers的歌。为什么我总如狼似虎地奔向过往的回忆?我迷恋于我们发出的和声与共鸣,我沉醉于音阶的共振之中,我沉睡在休止符的月钩,那么危险,那么宁静。我找不到配得起这种优雅的物。

我想我的眼睛有点花了,电脑屏幕的强烈色调对我苍白的双瞳来说,实在太过灿烂,我需要一点黑白。昏眩,是这几天共同的语言,仿佛沉入汪洋时口吐的泡沫里被囚禁的求救。我不信神,但我需要救赎。

8 comments:

uncle said...

恭喜曼联夺冠啦。
这拜三的练习,你还得赶回来。真不好意思。但我相信是值得的。

fish said...

恭喜恭喜獲獎啊~

Pianist said...

記得倪老師說:“距離產生美好”,不是麽?呵呵。

曼聯如果再拿下歐冠,就更完美了~

yijtun said...

哈哈,恭喜恭喜~~
yeah !!
宇昕,请吃咯!!
拿奖咯, 应该庆祝一下
哈哈~~:P

piggytyx said...

入围而已,没有得奖
没有钱的
哈哈

Anonymous said...

红星大奖常说:入围就是一种肯定!
加油!

adou

Terrence said...

You may read the God Delusion.
It will exemplify his viewpoint which is same as you.

Anonymous said...

哇!!都说我的前夫厉害了。。。哈哈!!
是不是。。。我多有眼光啊!!哈哈!!
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