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2008

一如梦中

最近把手头上搜集来的合唱谱做了个整理,几年来的努力收集果然成果不小。虽然我的行为形同盗版,但,音乐可以因此流传更远,将惠及更多人吧,我愿意担当这个罪名。昨天,我们几个男生又再次聚起来,为合唱团准备一份简单而精致的礼物。

昨天一起床,老爸老妈便都因公出门去了,剩我一人独守空屋,午餐必须自己准备。打算炒个饭。炒饭就是把隔夜的感情重新热一热、重新调味的事儿,相信是百炒、百吃不厌的。切蒜头时,不小心把左手无名指指尖划了一道口,血流不止,擦了青草油,只能单手做饭。爆香蒜片,加入萝卜粒、鸡肉碎还有长豆条,油香扑鼻,我用的是牛油。然后,加入冷饭,打上颗蛋,把所有都调匀了,让饭粒粒沾着蛋,就算大功告成。不是自夸,我的炒饭是很好吃的,只可惜那些长豆炒得不够透,咬起来硬邦邦,尝起来草味十足,只好丢在一旁,美中不足。

下午,约了岳宏、升龙去打保龄球。一个星期没有运动了,整天瘫在电脑桌前,都不知成了什么样,两局加起来只得130分,够丢脸的,又回到了初中的水准。然后拖着酸麻的手去玩投篮机,竟达不到150分的标准,看来一早的见红伏笔了一切,洗手的时候还隐隐作痛。

晚餐是很难吃的烧鸭面,适合一切缺盐的人。我们聊了许多,我听到了许多,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故作镇静,载两位去复印待会儿的谱。我坐在车上等。息了引擎,锁上门,莫名的空虚填满这个黑色的铁箱,思绪被牵往另一个国度。

晚上练歌,总共六人,我、岳宏、升龙、立彬、廷源还有Kenny,Bass的出席率依然不佳,仿佛诅咒一般。立彬为我们选择了King's Singers 的《The Gift》,顾名思义,就是要为合唱团献上礼物。虽然第一次唱这首歌,但我们的音准出奇的好,没想到这么久不唱歌还可以维持这样的水平。感觉棒极了,没必要做什么描述,就差Bass了。星期五,为了练习,推掉工作还有活动,豁出去了,就为了可以唱得更好。之后练了练《Lonesome Road》,立彬的打算是四五首歌,我想,那首我自己听出来的《MyGirl》应该够简单可以练吧。

宵夜的时候聊了许多八卦,岳宏和廷源的笑声惊天动地,还好店里客人不多。大家幻想着为King's Singers筹划一场音乐会,也为了配合大马的2020宏愿,愿意在二十年后成为大马的King‘s Singers。所谓宏愿,就是宏大得实践不了的愿望。

青草油的功效良好,无名的伤口开始结疤了。送了岳宏回家,自己一个人驾车,铁盒子里少了那些空虚,我想,药性果然起了作用。和对的人一起唱歌,才是我所要的吧,干嘛想太多不切实际的事。回到家后,很想让自己难过起来,并认为应该要难过才对的,于是找了前妻还有老婆诉苦。可最后发现,何必呢?伤口结疤了,过几天也就恢复,并不至于让我从此不敢持刀切菜。

一切,一如梦中。这是牛油小生的惊梦,把幻想都付与断井颓垣吧,是时候清醒了,应当感恩,做了两天美梦。

5 comments:

Pianist said...

靠!超期待的說。

p/s:你弄到我的部落格很餓~

Anonymous said...

問一下,合唱團的團慶是在甚麼時候?

piggytyx said...

哈哈,请问是哪位?

合唱团团庆5月28号在学校举行~
(正日是5月11日,也是我妈妈的生日,恰好是母亲节,更巧是我偶像沈从文的忌日,超多重意义)

uncle said...

对咯,难得大家那么就没唱歌了,音准还能保持在一定的水平。

这次得练习,你牺牲了很多,推掉工作又推掉活动,还浪费车油载我回家(希望今晚不会塞车。。。 )真是不好意思。。。

uncle said...

忘记讲,谢谢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