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09

牛顿·1st·咯:我等着你回来

第一天的晚餐地点被其他camp抢了,没想到cluedo的路线也遇上了程咬金。S4大众书局一带是NTU ghost walk的经典地段,什么camp都抢着用,这次deconflict的时候以为hall camp统统迁离校园,没想到还是疏忽了。

发生撞camp的事情,小生一概不理。不喜欢搞外交事务——语气一定谦卑得恶心,然后背地里骂人,于是让隽腾、程凯挡一挡。路线撞,终点站也撞,小生也还是托付给远翔,自己安然躲在起点。

每组的间隔从10分钟缩到8分钟,旅途中的群魔忙得焦头烂额,上一组前脚才踏出门,下一组便来到了,好一个匆忙的“案发现场躲猫猫”。带路鬼也一样,好不容易送完一组,就得赶紧飞奔到起点预备。在那闷死人的楼梯间,一个个以汗洗脸,发丝油腻腻地贴在额前。

最后第二组由程凯监督,小生负责最后一组。临时把自己的面具借给了程凯,差点就要以真面目示人。最后还是隽腾拼老命跑来了一张绿色的脸给小生伪装。小生带的那组PS兔,那么巧慧洳也在队内,之后问她,没想到一开口就被认出来了。大概很痛恨小生怎么也一起来吓她。

两个女生一路上哭泣不止,小生也就没有必要加戏份去吓唬他们了。两个男生也很可爱,完全遵照指示去做,到了厕所也帮着安慰女生让她们快些完成任务。脱脱拉拉许久后,小生还是示意让一个男生陪着进去,就像当年小生陪着两个女生一起进入厕所的情节一样。大概落单的那位男生也是心惊胆颤地一个人在厕所里摸索吧。

调皮的鬼偶尔也自己添加戏份,在那条看不见尽头的tutorial room走廊里,五个猛鬼伏在地上念经,当猎物步步逼近,忽地跃起,加以狂吼。小生站在外边只听见惊叫,接着门被撞开,一团白影扑倒入墙壁遮掩的盲点,混乱的声音纠葛了许久,人影才来到小生面前。又是一阵抽泣。

大概是最后一组的关系,大家都铆足全力演出。小生的台词始终如一:“女生哭了,normal就好;不过是最后一组了,看你们喜欢咯……”过了猛鬼窟,旋又来到怨女世界,一个吊颈鬼、一个旗袍鬼,还有一首《我等着你回来》……

S4 rooftop,另一个camp的人早已抵达准备,小生脱下面具对着四只“半鬼”说:“Sorry, this is our last group, can you please hide for awhile?”最后那位折布的来不及离开,四目交接后,最后一组大概很奇怪那个鬼在搞什么东西吧。电梯缓缓下降,忽然在B1打开,本来只预期黑白无常的驾临,没想到无常之间夹着一位穿拖鞋的日本皇军,仔细想想还十分搞笑。

接着小心翼翼地踏入最阴森的隧道,带头的人一下子把光源遮蔽,隧道混沌一片,只能一步一摸索地推进。眼前那两道裂缝形同虚设,小生还得扯下面具远远地跟在后面。最后目送他们上车,驶向最后的梦魇。

“这是史上最早结束的cluedo!”小生不知在炫耀个什么劲。撞camp、自己的Briefing出问题、GLSA的Briefing出问题,导致这些太听话的juniors无法真正去享受这个游戏,无法侦探出一些意义,竟然厚颜地自豪个什么劲。当然,任谁也不可否认演员的卖力,至少这一点一直是成功的。这是一个混乱的夜晚,橙色的满月朦胧着夜空,却总有种草草了事的感觉,总觉得应该要更充分准备与策划的才是,白白浪费了那么迷人的月色。

都是些后话。

3 comments:

傻萱 said...

我没有油腻腻那么恶心~

Shumin said...

原来最后一组是你带~真是被吓惨了~
为了这最后一组,我们自己吓到了其他三个本来兴高采烈的junior~
真不好意思
不过当天晚上很多GLSA都在说的是:
好想再走一次噢

yoghurt may said...

junior出來過后很理智地說:
programmer很用心良苦,做到很好
我聽了反而不知如何是好==本來還想安慰他們的~~
過后還說要跟maincomm們去收鬼,要再走一次···························

×無言×

不過想說的是,都很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