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ust 2009

忽然想起那么一个传说

草地有点湿,躺在上面,背心一股清凉。意外的,不扎皮肉,望着天,很舒服。凌晨的夜空竟还不够黑,远处传来繁华的灯影,夜是深灰色的,被薄薄的雾装饰着。半轮橙月,挂在对面nanyang house的眉头上,被一个个星座压得很低很低,几乎触手可及了。

和慧洳、肇汶坐在草坪上,等待着Perseid流星雨的出现,边聊着中学还有刚刚结束了的FOA的事情。有时候聊得太过投入,就错过了流星,不远处的其他观星人尖叫起来:我看到了,看到了。然后三个人赶紧望向天空,其实已经迟了。流星,逝去得太快。

渐渐越来越多人聚集上来,隽腾他们也来了,还巧遇了如泉几个。心如还带了饼干,请大家一人一片,很好吃,“喜欢那种脆脆的感觉。”后来她说,于是就问了问饼干的出处,原来远渡重洋而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吃到了。

邂逅流星原来是这么一种感觉:不知从哪里开始,忽然一盏星光点染,刺目地绽开,橘色的火焰旋又燃烧殆尽,在未明的所在熄灭,恍如虚构。那时候笨羊和志明也是在此地无意间看见了流星,兴奋得又蹦又跳,直说“就像原子笔划过一样”。而小生两次瞥见的流星,总觉得它鲜艳得太人造了,后来肇汶也一起看见了小生看见的那颗,才嘀咕原来这真的不是幻觉。小生两颗,慧洳一颗,肇汶半颗,加起来约好的三人记忆中的流星雨只下了零星的三颗半,还有此起彼伏兴奋的狂喜与吃不到葡萄的酸劲,看观星人也是一种乐趣。

临走的时候,身后那堆人又起了一阵骚动,指着天空,在场的人都不禁望过去,一列飞鸟旖旎而过,大概被误认为巨大的流星群吧。大家相视而笑。

那夜的月色其实很美很耀目,很想指一指她,却不知道为何会有那么一个传说。忽然就想起了,原来是谁告诉了小生那么一个指月亮会割耳朵的传说。那时候,当真指了指月亮,及时被阻止了。记得有海风,夜色黯淡,繁星嵌在黑幕里。

2 comments:

qojop said...

这辈子还没有看过流星,好几次等待,听到别人说,“有流星”的时候,流星早已划过。酸啊。你们是什么时候去看的呢?

牛油小生 said...

8月13号凌晨——
Perseid流星雨
也是小生第一次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