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August 2009

把一本关于过往的册子编辑起来,于是有了一种淘汰某个片段的感觉

回家的这三天,把所有时光都留给了记忆——翻箱倒柜把收到的新年贺卡、生日卡、寄予卡、信件、字条、演出的票根……整理了,制作成一个册子。

从一个个粉红色信纸中抽出来的新年贺卡,每一年都有几个流行的基本样式,抑或连续两年沿用的都有。初中开始写贺卡,每次新年将近,就埋头在上课的时候列出今年必须赠卡的对象。最高纪录送了将近四、五十张。别管那些钱哪里来。除了人家送的,小生还发现几张,封好套贴好邮签,就差寄出去那一步的。

如果不重新翻阅这些几年前的生日卡,小生绝对不会记起原来高二那年班上做给小生的生日卡曾经不见掉,大家被迫再写一次祝语(“人衰生日卡都会不见、说你麻烦你还真麻烦、又多写一次……”),如今两份都交到小生手里了,对比起来,还真好笑。

原来小生有笔友!虽然只通信过五、六次,但对这位巴生兴华的女孩子印象很深。那年他们合唱团来宽中交流,寄宿在教室里,小生一个人也没去认识,却偏偏在装水的时候邂逅了这女生,戴着眼镜,很有精神的样子,两人互相让了一下,谁先装水都无所谓了。后来,她递了名片(当时交流的必备)给小生,来年小生还真的寄了一张贺年片(又是贺年片)给她,就这样开始了通信。从信箱里摸到一封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因为它慢,传递的过程又有风险,寄到家门口又怕风吹雨刷,所以更珍贵了。信可以写得很长,难怪一些文人把信也集成出版了,阅读着她写的关于兴华的校风,小生就是记不起自己怎样回应了。邮递式的来往大概也就在那一年结束,合唱团巡回的时候还特地与她见了一见。后来曾在一次演出场合看见她,漂亮得不敢相认。

还有恺莉、迦馨和易恩写的信。两个阿moi对小生关爱有加,经常抱怨小生忽略照顾两个阿moi的责任,到处拈花惹草。她们写给小生的,无论是生日卡、新年贺卡、下课时候递来的信,都是满满的一页、两页,或许内容的饱满代表着不同的意义。易恩的信总是孜孜不倦地给小生意见,很多是关于团务的,关于态度的,俨然一个大家长。

当中有四五张小卡片右下角的名字已经无法在小生脑海中幻化成容颜了,仅仅知道是离职那年的初中小组的团员,一句句“顺风”,交情不深却很令人欣慰,就好象小学代课老师离职的场面,浑然纯真。打工的时候闲来无事,只要小组上团课,小生就会到团室去旁听。小生的原则是:虽然特地爬上四楼去真的没事做,但只要现身出席,给予小组团员的鼓励是不同凡响的。

中小学时期,甚至大学了,都传过不少字条,小生讶异自己竟然收藏了这么多与千美对话的纸条,还说自己没有追过人家!当时,传遍了合唱团和管乐团,小生因为在还没有提出“关键词”就胎死腹中的情况下被逼供,于是死要面子说没有,回忆起来还真的很臭屁。不够大方就是小生的懦弱。从许多留言的内容追踪小生成长的痕迹,大概,一些性格是很难改的,大家总是千篇一律地提到小生:待人好、脾气坏、快找个女朋友(潜台词:干嘛一直没女朋友?)……

剪剪贴贴,一本册子总算装订起来了,还缺封面与封底,最怕是不耐岁月,三两下就散了。小生是个极度怀旧的人,易恩那天宵夜的时候教训小生:一个人何必总是被过往的事影响着?小生还在思考着。

4 comments:

❤ Kylie ❤ said...

阿gor,我只是爱抱怨
嘴上说说而已
你的捏花惹草只要找个正妹
阿moi我当然不介意 xD
但是不要再找小妹妹了
不合阿moi口味。。。哈哈哈哈哈
爱你啦~~~~ mwaks

Anonymous said...

怀旧表示你过去过得很好~
哈哈

qojop said...

楼上那位说你过去过得很好的,我相当同意。缅怀过去是活得好的证明。
真想瞧瞧你的册子~我曾经做过一本类似的东西,但是后来没有继续把票根之类的粘上去,全部塞在鞋盒里。
现在,有些东西已经变了,觉得回看是很残忍的事。

牛油小生 said...

以前每天自哀自怜,其实,真的过得很好
怀旧就是对现实的不满,惨,我又开始自哀自怜了
等我完成了就拍起来给大家看
不过内容还算蛮隐私的呢,呵呵
我去上海游学那段日子的票根,倒是全都留起来集成册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