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ugust 2009

星期六那天的事

这是一次纯粹的颁奖典礼,仪式上那位教育部高级政务次长发言中一句“辛辛学子”听得台下领奖的朋友不知是个怎样的滋味。这次大专文学奖共投了3份稿,2篇散文,1篇小说,得到3个奖,先是兴奋然后觉得美中不足。

〈再也〉杠龟了。

〈复习中国思想史不禁令人想起上海的小生遇上小生的上海的那几件小事〉拿到散文组三奖。这篇写在上学期复习HC302的时候。当时做王弼的报告快肝脑涂地了,迷糊中拾起笔杆沾一沾地上的脑汁、肝汁,在部落格上完成玄道思想的上半部,后来为了凑字数,把儒家、佛家的东西一并混了进去,没有深度,仅仅为了好玩。

〈主题:主体性的流逝〉得到小说组并列次奖,首奖从缺,同时也得了早报金奖。小说第一节本是上HC312的习作,后来想想,发挥空间很大,于是又枝枝桠桠加了许多东西下去,不少是copy&paste的旧作品——〈这个世界,是红色的〉还有被自己剪碎的〈小明的故事〉。还是太贪玩了,没能好好建构一个故事,急着表现就把爆裂的意象一次过堆积起来,以为可以成山,却是不禁一吹的沙锥,于是取了这个名目。

柯老师:作者已死。

想看小生这两篇创作的朋友可以msn的时候让小生寄一份给你,大概是有什么版权的问题,所以不方便在部落格里发。创作者真卑微,自己写了作品还不能靠自己发布,都网络时代了!颁奖礼后那位记者拍了小生好多照,一张也不肯施舍,声声“版权问题”,小生还没跟您讨肖像权呢!《联合早报》后来刊登了得奖消息,到如今网络上还是没有完整的报道,因此连个像样的jpg档案也下不到,只有涟英特地为小生准备的pdf版本,却因为质地关系而模糊不清。大家看了都爱说小生竟然化妆了,难看死了。惠惠还赌誓NTU主页将会无人敢点击,丑死了,影响心情。如今握着印刷品,其实效果还没那么差。

前几天《东方日报》的记者来采访中文系,那位记者和蔼多了,说是会发照片给几个受访的学生,刊登的时候还要亲自传pdf档过来。那天的采访问了一些问题,小生都忘了当时怎么回答了,只好等一等,看看31号的成果是什么。希望重点不会是“千多元的奖金”而是小生如实的回答。后来又接受了Nanyang Chronicle的采访,记者惯用英文,小生讲着讲着词穷得很,窘得记者都以华语发问了。这次发了个比较清晰的照片给她,大概刊登后不会再被别人嘲笑了吧?

那天领了奖,忽然想见见伊琳,发了简讯然后约在一起吃午餐,还让伊琳请客了。上次见面是小生去上海之前,这次已经轮到伊琳从伦敦归返了。然后两个人聊了很多,第一次听mummy说这么多心事,感觉大家都长大了。难怪隽腾说都不敢跟伊琳玩废废的游戏了。怎么这么多“了”?

回到NTU就马上作踢球准备,与卓彬他们这帮老战友一起玩,MSA的也来了,玩得不很尽兴。虽然的确是自己技不如人,但那些家伙的冷嘲热讽却着实令人气愤,本想发泄情绪的,却不想弄巧反拙。幸好,还是出了一身汗。

时间太紧,匆匆洗了澡,就赶到lt1去出席Talent Night。这个小生连续表演了三年的舞台,终于在大四这一年剔除了小生的名字,而且竟还是自己的弃权。错综复杂的事件令小生着实懊恼。回想大一时候,后羿以“小业业与小慧慧的爱情故事”揽下最佳团队精神奖,一支“Ultramen舞”纵横天下……大二,“后羿点”成立——Richie、承翰、阿John以及小生,四人轮唱合唱,不知博得多少尖叫;大三,“后羿点点”——立业代替承翰四年来第一次在Talent Night演出,然后大家信誓旦旦说来年“最后羿点点”要迷倒全场观众,还想要以《我们的故事》(后羿当年的主题曲)作结束,结果……当主办当局宣布为等待成绩揭晓而休息20分钟的时候,小生无名业火燃气,怎么Talent Night会有这么长的空档?不应该是一个节目饱满的晚上吗?

因此,下了倾盆大雨。iPro们坚持一定要到阿芳吃宵夜,于是冒着雨,弄得浑身湿透、抵达后还找不到位子的狼狈也愿意。这一天见识了人言可畏,许多富有想象力的谣言一次过在小生眼前展示,如果说的不是小生本人,小生大概会信以为真,诠释后再转告下一个人,简直就是“说故事大王”。迦馨说Amcisa好可怕,的确不假。

6 comments:

fish said...

放心啦,NTU主頁肯定有人點擊(至少我看了一次)哈哈哈~xD

Wong said...

我也看了^^

yitjun said...

放心放心,我们都有点击~~
不用担心~~:D

shumin said...

恭喜阿~
如果今年有表演嘉宾不就没有这么长休息时间~

qojop said...

唉,唉,唉,唉,唉……

@-DOU said...

恭喜获奖!
至于后半部分,见仁见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