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pril 2010

要是我能确保每个当下都能爱你,那么,永远将不是问题

序:今天想让小生休息
----------------------------------------

今天上午,不,已经是昨天了,11点30分,阳光特意为我的出门而隐没在乌云之中,恰如星期六的下午,身后是大太阳,眼前是一片迷蒙,还刮着风,仿佛竹枝词的意境,篱笆旁的牵牛花绽开数朵,淡淡的蓝色显得朦胧,然后打雷,却迟迟不肯下雨,下了忽而又停。我本来打算去踢球的,到了球场又决定折返宿舍,告诉自己说,我们都是一晌贪欢之徒,确信将要下雨的,总还是愿意能玩多久玩多久,玩不着也不用紧,走着路,也出汗了,一点也没有损失。

11点33分的车站,我独自坐在雨中,迎面而来一位撑伞的女孩,来往的车子不敢驾得太快,她必须等一等才来到我的身旁,坐下。我不认识她,或许是雨的关系,她并没有选择另一张石凳,我们共享一张凳子,雨势越来越大。我记起她,大概就住在附近,偶尔在食堂擦肩而过吧。我提个袋子,里面满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到期了,该还回去了,要罚款的,你说这种处罚合理吗?我突然想问问她。她驮着个背包手里拿着讲义漫不经心地阅读,我也拾起一本翻翻,闪电打在对面建筑上,一些枝桠挡着了视野,有腾腾的烟冒出,我知道那是由于树叶的挥发,却不禁要觉得是给闪电劈中而失火了。闪电最是奇妙的东西,因为它违背了那些大道理一心一意劈向绝缘体,哲人给出唯一的解释说,当电力达到某个极限时,绝缘体也将导电了。于是疯子就是天才,我把伞卷好扣起来。

11点36分,风把雨洒了进来,石凳的摆设是斜的,不与屋檐平行,我坐在靠内的部分,寻思然后把袋子放在膝上,慵懒的屁股挪向边缘。忙着讲电话的女孩没有意识到那个空白,一下子忘了填补,我忽然间认为我是不是该为她撑伞,萍水相逢也不要失了绅士的风度,却没想到我已经把伞锁紧了。她撑开手上的那柄,而我站了起来,想躲开,雨。

星期六从体育馆回返宿舍的途中要经过几个车站,我幻想会在那里碰上谁,她远远就认出我了,这时一辆巴士经过,车站里的人都上了车唯独她留了下来,我问她为何不上车她说想跟我打招呼,她问我去哪里,我说回房,我问她要去哪里她却不肯回应我忙着咨询我是从哪里走过来的,我匆匆回答了不想解释太多继续追问她到底要去哪里。我心想这时候的她应该稍作了打扮,虽然不至于化妆却比素日更注重组合了,背包的颜色以及鞋子,因此我才会那么想知道。

11点40分,巴士来了,我让她先上车。我向来不喜欢争先恐后,更何况下着骤雨,跌倒了多么难堪。她坐在左边第二排,我坐在右边第一排,我们终于没有说过一句话。不一会儿她就下车了,接着巴士被陌生的面孔塞满,大家各带了一点空气的潮湿进来,我把冷气口封掉,太冷了,即使身边都是人。司机跟着唱机哼着马来歌曲,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唱些什么。

一辆巴士呼啸而过,贪婪地把车站里的所有人都给偷走,我的愿望终于破灭,还以为能问出个什么东西。该去哪里?如此空泛的想象总是盘踞脑海上空教人不可自拔,这算爱情吗?渴望爱情的呼喊是在安抚自己几年来没有恋情的空白么?大学的年少轻狂原应是奔放的恋爱天堂,而我却被排除在这脉潮流之外,临河而羡鱼。

我下了车,到图书馆把成堆的书一次过还清了,亏欠的罚款也付了,12点02分,我想,会在食堂遇见哪个谁然后共度午餐吧。越靠近拥挤的食堂我越是懊悔,杂沓的脚印嵌着泥的腥骚与食物的芬芳,闻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味蕾颤抖不是因为饿,不敢呼吸,我躲进厕所,想掩饰心中的渴望,让看见我的人以为我是特意来这里上厕所的。其实没有人在乎。照照镜子整理一下惶恐的表情,我准备逃走。

12点15分的两个人的车站,我收到一则简讯,正当我录制着一小段突如其来的旋律的发明,她说她看见一个人撑着蓝色大雨伞忧郁地走着路,怎么这么像我的调子,巴士又来了,我突然想问她一起吃饭,却不想被车站里的那位印度男孩揭穿而慌忙上了车,可我仍忍不住要打电话给她说,我已经上了巴士。

有时候我会像一个猎人坐在荧幕前等待谁的出现,随时准备把白色标枪掷向目标,聊一些什么有的没的,但我通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结果把标枪撤下。被击中会流血的吧?再不然就是被自己的无趣抹杀掉。3点03分,我说有饭粒跑到我的肺里了,这是什么话,所以我咳嗽咳嗽想把它咳出来,咳哑了却还忍不住要唱歌,要怎么抑制唱歌的欲望呢?喉咙就长在身上,吐一口气便是一首残破的歌曲,没有词也不碍事,荒腔走调也无所谓了,一个人的房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我一直觉得那颗饭粒始终卡在身体里不肯出来。

我觉得我应该在毕业舞会上邀请哪个她跳支慢舞,慢得足够我搂着她的腰,气氛恰如其分地消除了害臊,不懂得舞步于是左踏踏右踏踏,这时候我踩到了她的脚,多么鲁钝,于是她笑了,化解所有的尴尬,届时我将轻轻地告诉她或许今天以后我会偶尔地想起你。我真的无法想象未来将是一个什么情景,我宁可耽溺在这种短暂的当下的妄想。难道错了吗?或许这种虚妄是因大学四年空窗的遗憾而来的,至少我还能够如此这般弥补。我甚至联想起那些老掉牙的情节,我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在一次晚餐后的独处我逼近她的嘴唇接着她也跟了上来,我们默契十足地点了清淡的食物,就为了这一吻。我想知道吻的感觉,儿时母亲给的,距离我太遥远了,我迫切想知道。谁来取笑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处男?我还幻想过带有浓烈情感的掌心是什么温度,因为我牵过一双冰冷的手,那种冰凉直透心里逼得我咳嗽。

我想我是生病了,忽晴忽雨的天气还有一桌子未读的考试材料。我曾经决定这次考试一点不准备就进考场了,开卷试就只带一杆圆珠笔,多么潇洒,成绩也不想维持了,就让它坠落谷底,反正也没有什么区别。我不知向谁说了,被那么一劝就放弃了,把材料整理好一篇一篇浏览仿佛着实有拼劲,拼了命步步追逐终结。

凌晨2点50分,饭粒还藏在肺里,我竟然想知道如果它引起急性肺炎的情况何如,被送入医院?直到考试那天大家才发现我失踪了。于是我不用毕业。


-------------------------------
后记:谨以此篇纪念我行将终结的“大学散散记”栏目。

13 comments:

xinru said...

no offence but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like wad u've written. can feel ur real emotion. haha. dun be so desperate lah. u know u will meet a gal someday, who really worth so much waiting. :) and take care there!

YeeTat said...

祝我们都早日寻得知己!

siaup said...

这篇很好玩~我很喜欢~

Pianist said...

難得抑鬱呵。

(喝酒喝酒)

@-Dou said...

等待果陀吗?等待……还是等待。
该来的总会来,就像车站一样,上了对的车才能到达目的地。
毕业,加油。

陞偉 said...

加油吧!

Smin said...

原来时间那么快,你们都要毕业了~
如果最后一场考试像唱完一首歌的退场
那么除了姿态潇洒,最后一个音是不是也不能草草结束?
也许成绩真的已不重要,但是毕业前最后一次为考试而努力的时光可能不会再有~
所以,加油吧^^考试顺利!

P/S:我喜欢你放的题目~加油!

牛油小生 said...

xinru: no offence at all, haha^^
adou:没有等待果陀那么宏大啦,就是一个卑微的大男孩在娇嗔。
pianist:我从来就很抑郁的呀,考完341我们就喝,哈哈
yeetat:我也真切这么希望^^
Smin:姝敏吗?还是谁?不好意思呀。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个题目,谢谢。

谢谢大家。

Smin said...

ya is me.
谢谢你没有打错我的名^^

waifun said...

不好意思,我最喜欢的是题目,很喜欢=)

它回答了一句话,下次借我用~:p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永远不改变?
如果有人可以确保每个当下都那么爱的话。

不过,可能顽固会问,有这个如果吗?

RICHIE CHAI said...

bro, I love this article so much! Heyz, dun worry, I know some good "stocks" which now available... haha next time intro to you~

cheers~

晴子 said...

太好看了。
因朋友的介绍,看你的blog有一阵子了,很欣赏你的笔调 =) 因此忍不住留个脚印,希望你不介意。
祝安~

牛油小生 said...

waifun:借你用,我的荣幸,哈哈
Richie:这么热心哦,哈哈,介绍我叻
晴子:怎么会介意,高兴还来不及呢,谢谢^^

很开心,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