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ember 2010

性的观念

当人们不断重复着对教育部奖学金得住黄伟强(Jonathan Wong)涉及拥有与观看儿童色情电影的鞭挞的同时,人们只看见了奖学金作为一种精英指标对于精英的选择必须予以道德的审视,却忘记了“偏执”或“着迷”作为一种概念,在本质上是没有道德区别的,舆论的挞伐已然形成一场纯粹的道德审判,甚至还必须挖出人家的前科才甘心。

许多(男)人不讳言自己曾经看过黄片,或定时观看黄片,或小看怡情,或不看不欢。黄片的尺度又分为许多种,从以前港式的级别到后来日式、欧美的级别,那些限度以及震撼总是不同的。生理上最叫人抗拒的当属人兽性交,而最受道德批判的则是描述男同性恋(女女呢?因为有美感,看得舒服,因此道德正确)以及儿童性爱场面的黄片,而观看或制作儿童色情影片更被视为违法。

执掌道德的往往是男性或阳刚意志主宰的社会结构,在黄片的分类当中可以看出那隐含其中的男性霸权,毕竟看黄片看得多的也都是男人,或可看作是一种市场经济的结果(这种态度完全忽略广大女性的感受)。

在普遍好色男性当中,也有分品级,人兽、男男以及儿童,被列为最下流,沦为好色之徒中的败类,最边缘者。市面的普遍规则中,黄片依然以18至40岁(臆测的结论)男女间的性爱活动为主。

乍看之下黄伟强特别喜好儿童色情电影令人感到很恶心,骂他是个恋童癖,以疾病的隐喻将他描述为“非人”,急于将他与自己区别开来,根据福柯的理论,当一个人变成“非人”的时候,就务必把他送入隔离空间去,让他消失于视界。但转念一想,看黄片的也不乏偏执者,所谓各花入各眼,有人喜欢巨乳,有人喜欢贫乳,有人喜欢童颜,有人喜欢熟女,有人喜欢制服,有人喜欢绑线,有人研究动作,有人研究表情,总之各人观感与角度各有不同,而那种偏执以及能够达到的快感是同源的,因此一味唾骂黄伟强的行为举止有欠妥当,仿佛自己心安理得理直气壮。

很多约定俗成的观念使用起来毫不费力,本能一样反应出来,多么自然而然,但却没有人反思法律是人类文明所制定的,很可能是不合理的规则。举例说明,口交在许多国家法律中是违法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一种违反自然的性行为。那么,我们又应该怎么为违反自然的性行为下定义呢?如果说性行为的目的与意义是为了繁殖后代(这里否定了人类文明对性爱能够得到快感的认同),那么手淫、肛交、戴安全套、吃避孕药等行为都可以被定义为违反自然的性行为而抵触法律,那么全世界要有多少人锒铛下狱?因此法律绝对不是公正的,因为法律是隐含道德逻辑以及政治议程的(用道德来维持政治权益)。

当谈及同性恋课题时(人们总爱谈男同性恋,却总是忽略女同性恋,很多时候是因为话语权都集中在男性,而掌权者为了维持男性的权益而必须故意攻击或否定男同性恋)人们总爱追忆中国明清的风流时代。那是一个名门士大夫无人不在家中豢养漂亮书童的年代,称之为“娈童”。“娈童”是附庸风雅,是身份的象征,后来演变成“养伶”,而今却变成禁忌。

换个方式说,以前缠足是美的表现,后来被用作捆绑女性的象征,但没有人会批判当下女性穿高跟鞋、穿塑形胸罩来达致“美”这一终极目标的行为,其实无异于缠足。

说这么多,扯这么远,无非是想说,人人都犯贱,就看你贱到哪里去,跨过底线就要受到惩戒,但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不要再五十步笑百步了,因为可能多少年后,喜欢看巨乳的也将会被定义为“病态”行为,最后必须加以隔离,永远不被这个社会所接受。谁晓得?

2 comments:

Pianist said...

好似看一篇論文。

qxojoxp said...

好文!

这个时代发声者可能只是为了赚自己的的曝光率。拿着道德准绳的人肯定是老师。【吐自己的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