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0

迟来的新家


发现哈姆眼带泪光的模样,左眼久久无法睁开,心中暗想是一种不好的预兆,第二天匆匆决定为她改造一栋新居,开拓一片供她奔走的土地,这是多久之前便可下手做的事情,白白困了她20个月,那是大半辈子。

她的年龄始终是个秘密。作为一只雌性仓鼠,她有权一辈子守着这个秘密,但看着她渐渐剥落的毛发在耳根周围留下秃痕,小生明白时光的荏苒对于不言不语的她始终是无法回避的残酷事实。

小生总认为饲养宠物本身就是错,加之小生那种三分钟热度的性格,对宠物始终是种难熬的折磨。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过岛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执行主席,她劝谕别为着宠物的可爱便买下一个生命,因为可爱的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工业梦魇,多少无辜的动物沦为赚钱的机器,成为繁殖的工厂,太多黑箱里的悲苦命途。

小生转角遇见哈姆是一件幸事,决定收养她的时候,心中油然而生的怜悯,夹杂着对小动物的猎奇以及可爱幻想,其实都是可怕的自大,自知如此,却依然无法自拔地去要,也便是如此。


新家原是一个白色半透明的塑料箱子,置空后一片辽阔,铺上一层循环纸防臭屑,然后把旧笼子解构了用来架起二楼小阳台,旁边依旧是那个过窄的跑步圈。

哈姆终是懒于跑动,爱赖在角落头休息,偶尔起来吃吃五谷杂粮喝喝水,偶尔梳理毛发。

已经好久没有见她伸懒腰张大嘴巴的样子了。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可爱的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工业梦魇"——说得好啊!(涟英)

fish said...

哦,好久沒看見哈姆了。

yInGsUat said...

刚开始看到标题还以为你不打算和她同居了呢

Yenny Tan said...

我好想念哈姆啊~~
下次我要帶禮物給她~~
終於搬新家了~開心開心^^
那她不會爬出來嗎??

牛油小生 said...

搬家后,哈姆超爱咬人~

Anonymous said...

哈哈~只可惜我们家的日光灯不像太阳,
不然可以做晒太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