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e 2008

牛油小生越南游4

第四天

这是小生一行呆在古镇的最后一个早晨,除累坏的姨妈之外,大伙儿赶紧把所有巷陌摸索一遍。古镇里有四大会馆,分别是广肇、潮州、福建还有琼府会馆,需要买套票才能参访。大姐只好赶紧为老爸老妈买了两份票,好让二老不虚此行。

广肇会馆前,皮肤黝黑的小孩子在向大伙儿兜售类似陶笛的小乐器,忽然间一段熟悉的旋律窜入耳里。小生想:莫非黄飞鸿威名得以远扬至此地?一辆笨重的卡车驶入巷子,街众皆有条不紊地转身拾起一袋袋的东西往车里扔。小生不禁傻眼:原来黄飞鸿逃到会安来倒垃圾了?垃圾车的主题曲,竟是这么有气魄的“热血男儿汉”,三人六目交接,暗暗发笑。

接着,到了小生的家乡会馆——潮州会馆,检票员竟不让二老参观,握着票,众人胶着着。仔细一看,票上说明,一张票只能参观其中一间会馆,也就是说,广肇会馆一站已经把票根收去啦。一行心头纳闷不已。小生才称赞了此地民风淳朴,没想到这么快就着了文物保护局的道儿。抬望处,会馆当中高悬的“惠我同人”金字匾额,便是最大的讽刺。



虽然参访不了会馆,但会安古镇里不乏潮州人,卖画的大婶便是潮州后裔,年长的婆婆更是道地南来的潮州人。他乡遇故乡让老妈出手更阔气,一下就买了四五张画。



这一天是星期日,古镇来了许多大型的本地旅游团,忽然间热闹非常。几个人乱走乱窜,想找个厕所,没想到越是往人潮处拥挤。途中经过一个搭棚式的湿巴刹,老爸老妈回忆说那是他们小时候,阿公做生意的模式。这趟越南之旅倒是勾起二老许多回忆,仿佛各地的发展都循着一条路在延续。

上了厕所,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离开这个似古非今的小镇了。飞机抵达胡志明市时,大雨倾盆,一行乘的又是内陆班机,只好冒雨下机,快步躲入机场。真难为了70岁的姨妈,这一趟旅行算是吃得苦中苦了。雨势崔巍,一路上摩托骑士都不见了,只有零星湿透了的小绵羊。虽然路上行人还有绵羊们那么可怜,但,托大雨的福,一行能够不受交通阻塞之苦顺利抵达酒店门口。

这是一行人可以好好花钱的一天,因为胡志明市最大的跳蚤市场正等着小生一行的消费。跳蚤市场,大马也有,但似乎在游客眼里,本地制造的翻版货总不如外国制造的翻版货,仿佛机票能使翻版品扶正一样。姐姐快速地为小生物色了一个行旅背包,左查右看后,感觉复制的非常成功,于是手起刀落,迅速买下。原来这是阴谋,当天的许多收购物品,马上成为了小生的“囊中物”,小生一下子变成了华山脚下的小挑夫,在市场内大摇大摆地晃来晃去,阻人去路。

买了一些纪念品,两个男人高声喊腹饿。市场外是流动式的大排档,主要售卖海鲜。大家仔细观察各家卖相后,决定在一位热情老板的店中坐下(老板娘长得酷似新视的曾慧芬)。既然俗语说,越南九十九弯,那么怎能错过一顿正宗的越南海鲜大餐呢?一行小饕客,点了两只生猛巨无霸螃蟹、一大盘唧唧歪歪的“啦啦”、六条炭烧大虾、清蒸带子还有酥炸粉肠……善哉啊,罪过。善哉,那鲜甜美味;罪过呀,那高脂、高热量还有高胆固醇!

诸位看官,为何没有相片呢?小生匆忙中(衔着碗口大的螃蟹钳)解释说:“太饿啦!太好吃了!来不及啦!等拍了照什么也吃不到了啦!”——这样的回答应该是最好的答案与形容吧。这一餐,区区70几万,天啊,怎么越南吃海鲜这么便宜!

这一天逛的是越南的日常生活,小生总还是有小小的发现。原来啊,笨蛋市场里的(大多数)女售货员,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摊位太拥挤闷热的关系,都穿得清清凉凉的。越南女孩子的身材好,那天伊琳才对小生说,新大那些越南姑娘,上围都很澎湃,回想起越南所见,颇有同感。那些店员又都坐着,小生难免要居高临下,不经意窥看到波涛汹涌的大小沟渠,怪不好意思的。

另一发现便是,比起大马著名“砍人街”——磁场街的凶悍,笨蛋市场简直是太温柔了,果然大马自称猛虎,越南只好当只温驯的小绵羊了。唉,难怪新马都流行要娶个乖巧、没心眼的越南妹子啊。

1 comment:

uncle said...

天啊,看女孩子你最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