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June 2008

头昏脑胀中所记

阿嬷住院了,这次似乎更严重,必须开管洗肾,要住两个月。什么也吃不下,只是作呕,又睡不着,这种痛苦,我们难以想象吧。以后老了,也许就是这样,这就是正常的退化方式吧。

昨晚看了阿嬷,就到学校走走,合唱团新生训练营的留宿夜。和易恩一起看看那些小瓜,傻傻呆呆坐着,大家各忙各的,自己也挺无聊。到了11点多,老爸老妈才从医院“下班”来载我回家。

今早,带大姐去弄licence的东西,原来JPJ里面也可以乱“趴”车。吃了午餐,到医院去,大伯早就在那里守候了。拿了钥匙给大伯,就聊一些时事。大伯懂得很多,尤其是我一窍不通的经济方面的问题。所谓人文关怀,不可能不涉及经济面吧,社会的某个切面就是经济结构。

接着,又跑到了学校,看小孩子们玩游戏。手痒难耐,跑下去冒充站长,把祎靖还有慧洳弄得湿漉漉的,真不好意思。颁奖仪式在轰轰雷雨中进行,风声雨声人声鼎沸,热闹非常。以前的新生训练营也是这样,真怀念当年亲手做的导游牌——稻草人。

雨势渐缓,载着宇浩还有几个小瓜回家,差点就出了车祸。这一天的开车状态就不很理想,这种突发状况真让人捏一把冷汗。双行右转的车道,邻我车子的最右道wira竟然无视我而向前直行,我在他面前做了个90度急速旋转,仿佛漂移一样,差点就摄去我这条老命!当场真想骂一串粗话。接着在Ulu Tiram高速公路上又目睹了一位摩托骑士被夹翻的画面,真是惊险万分。

汽油耗尽,只好花了身上所有的钱打了点油,却没想到误打误撞避开了汽油起价前的抢购。唉,起价咯,通膨跟着来,以后日子不好过了,还好,一辆2000cc以下的车一年可以回扣RM625,老爸说可以拿来付所得税了。

打油花光了钱,一个人只身回家,竟然停电。蒸了几个粽子吃。明天是阿公的祭日,还在医院“上班”的老妈嘱咐我,要为众神灵上香。不惯于这些传统事项的我,为了一个点不然的灯芯别扭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大功告成,各个香炉填上了应得的分量,我也从没电的冰箱里抽出一根冰棒,解一解这凝滞的闷热。停电,是曝露人类虚无的真实。

黑暗中无所事事,便拿起老旧的相簿,借着烛光,翻阅一些回忆。看着小学的胖嘟嘟和高中的瘦屑的强烈对比,才知道一个人要改变,原来是那么迅速的啊。样子变了、性格也变了、兴趣也变了、朋友也变了……人生,不就是不停改变吗?

越南旅行的游记还没下笔,这几天头昏脑胀的,很累。慢慢来吧,我自己也期待自己能够写得像样些。在此,自己恭喜自己的作品获奖,还有,终于拿到了星洲日报的稿费单。

1 comment:

yitjun said...

还没说声恭喜恭喜~~
自己小心点吧~~
期待你的越南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