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March 2009

树树树

魔戒的火眼里燃烧着两棵树,仿佛
鲁迅窗外野草坪上的——
一棵是枣树,另一棵
还是枣树。是的,仍是
席慕蓉求了五百年才开满花的,是对
爱的虔诚祈祷,于是历史
茁壮成为树,开枝散叶,繁茂的
雨林夏季的风雨迷蒙
落了一地的枯藤黄花,李清照忧郁了一句:
绿肥红瘦,人比黄花,瘦
猫与老鼠追逐了一辈子已分不清谁在前谁在后,环绕着
树下那片萎靡腐烂的败象,为何不是
护花春泥?践踏、践踏!以为是雨——
记忆化作数字恰如电脑语言的是否,结构、解构

3 comments:

Richierich said...

7深奥...

pt said...

有深度,不是深奥。

其实这是一首政治诗。有没有?
你看har,
你知不知道霹雳州政治乱糟糟?
民联进议会厅受阻,结果在外边的大树下开会,有没有?

如果不知道这件事,当然不知道啦。
作者没有故弄玄虚,不是故意让你觉得难懂。

关于鲁迅门前棵棵都是枣树,是指政治换来换去还不都是一样?
席慕容那个我就忘记了,呵呵。

piggytyx said...

哈哈,记性很好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