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rch 2009

虚构的小生

小生是个容易受影响的人。读了余华、黄碧云的小说之后,写出来的文字,便会沾惹一点血腥味。读了沈从文,就想把山河化作心情。读了《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行文不小心就带点翻译姿态,然后想着怎样破坏小说的结构。读了韩寒就突发奇想,尝试去恶搞当代。读了黄凡,故事里的叙事者就不自觉地跑了出来。小生的确是一个容易受影响的人。

小生接触到什么,就喜欢了什么。在上海还曾想过要把每天搭地铁、在街上行走时听到的噪音一一录下来,想着如何拍摄一部短片。因为到上海美术馆去看了双年展。

咳嗽已经两个星期,久久不见痊愈,声音也因此变得嘶哑。无法畅心所欲地歌唱,实在有违心灵。痰从粉绿色转成青黄色,逐渐淡去,剩下透明的粘稠,却始终是痰,一样令人恶心,一样折磨着两块血淋淋的肺。刷牙时撞击到的牙肉、齿龈,如今蠢蠢欲动,过不久就会变作斑驳的白漆,布满整个腔体。小生喜欢把它比喻为湖泊,舌蕾是密密麻麻的草原,一对朱唇则是奄奄一息的鱼。刷牙之后,因为薄荷的辣,熏得鱼儿都微微发紫了,仿佛中毒一样。鱼儿上方现在也酝酿着一个大脓包,不久势必要火山喷发。但,酝酿的那一刻最折腾,不能硬挤,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膨胀膨胀,就好象最近的坏心情一样。

心情糟透了,每日清晨伴随着许许多多的梦。以前的小生,总在睡醒之际把梦忘得清净,如今,每个梦都仿佛亲身经历,在漱口的当儿还不时在脑海里回旋。想着,为什么做了这个那个梦。大概,心情也会影响血液的脉动。把小哈姆放在掌心,她一定是听见了脉搏里蠢蠢不安的躁动而跟着紧张起来的吧。从掌心爬到肩膀,然后换手去接她,又跳到大腿上去。探头探脑。

这个学期,一本课外的书也没有看完。唯一解决的还是在上海时看到一半的《无命运的人生》。伪自传的小说,讲述一段二战犹太人住在集中营的经历。存在主义思想呼之欲出,但绝不是让人看了想自杀的那种。主人公接受那段生活,没有仇恨,甚至感恩。没有食物的日子,伤口腐烂而不得就医,跳蚤爬满身子,接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甚至没有毒气室的必要。文字那么从容,淡淡地叙述而已,没有悲鸣,一切都是默默的承受。

小生的烦恼算什么,朋友都这么关心自己。喉咙不舒服时还有喉糖,更有两个后备医务人员亲自问诊。想发泄,还能凑一对双打,挥拍扫荡羽毛般绵密的忧愁。不然就在足球场上,猛地抽射凝聚的烦恼、猛地跌到,然后发狂咒骂。

小生是个容易受影响的人,心思不稳定,什么都可以幻想成一段段离奇的故事,然后就活在虚构里,渐渐的,整个人也虚化了,不知道哪一个是自己。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那麽幸福哦~~
哈哈
好好照顧自己啦
真的是
假如我下次看到你
你還沒好
我就把你的老鼠帶走!
哈哈
yen

piggytyx said...

明明就只想要我的哈姆~~

yitjun said...

心情郁闷
病要怎么好呢?
心情会影响病情的哦
所以让你自己的心情好点
病自然就好了:D
而且你应该戒口吃个清单的食物一个月
等你咳嗽好了才可以解禁
哈哈~~不然小心张医师对付你!~~
呵呵~~
好好照顾自己拉 :)

友个人 said...

哦?你有去上海的双年展哦?真好 ^^

嗯,有时虚化了就暂时由得它虚化,很多时候硬想着远离某些东西就会越难远离,多梦就多梦呗,过了一段时间,没这么多困扰的情绪,一切就会变好起来。


加油,小弟一直都支持你。


愿 安康顺心

qojop said...

我也常常会有这种摹仿的意识。阅读经历、看展经历会让你又认识了多一种表现形式,多一种观照世界的角度、眼光。

摸索久了,也就内化成自己的了。

shinwei said...

我很凶的厚,所以啊,
你还是乖乖听我的话,
病好了做什么都可以~

piggytyx said...

erm,禁食、禁酒
早睡,多睡,少和哈姆玩~~
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