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March 2009

上海宁致居志2:食色性也(上)

慕名而来。人都被禁锢在形名的牢笼里,就像豫园老街与城隍庙搅在一起分不清彼此。老街是新漆的。包子店门前一排长龙,都是吃“名”的虾仔。小生也成了一条虾仔。南翔,小生是从南方飞翔到此的。

虾子有很多种。龙虾是那种双钳捂在胸前稳如泰山的。老虎虾是凶巴巴捏着孩子脸颊的。大头虾一脸木然,四肢却不停歇地变换位置。还有被日头熏熟红彤彤的明虾,弓着背卷缩在泰山的影子下。小生是透明的虾米,在虾子博览会里最安静、最不起眼。

一个半小时后捧着12个蒸蒸白烟的白色汤包,觅一个偏僻处坐下,靠近垃圾桶的石板路墩。像饺子,包皮湿润,泛着夏末的日光,和烟白成一团,唯有醋有颜色。咬开一个缝,把汤汁一口吸干,有点烫。猪肉的咸还有韭菜的甜。咬下去,肉味更浓一些,但不至于腻。当时很满足,但后来在复旦附近吃了另一家叫“德笼馆”的,就懊悔当初到景区去人挤人的愚昧了。

小笼汤包有“四端之心”,即肉、韭菜、汤汁还有包皮。所谓“尽心”就要靠醋来引导。没有醋便没有了汤包。吃了汤包,就忘了饺子是什么滋味,仿佛孔子闻《韶》而不识肉味,汤包这时候就不仅是点心这么简单了。

上海所吃,都很简洁淳朴,比如牛肉面,即是牛肉加汤面,多一些佐料就已是恩典。肉粽则是粽叶裹糯米,糯米裹三层肉,君臣父子夫妻,简单又直接。如果让当地人发现小生的老妈子裹粽子时加了黄豆沙、栗子、虾米、咸蛋黄……一定要埋怨她是楚辞是汉赋了。

街边最著名的当属烤羊肉串。烧烤档子无孔不入,凡行人密集处,既有羊肉串。怎么选?第一,羊肉要膻,热火烤后才会香。第二,要三分瘦肉一分白,口感才会匀称。第三,要撒辣椒粉,暖意才能直达冬夜的肠胃。如果不够暖,就吃鸡公煲、豆捞或者涮羊肉。

复旦食堂像集中营,喂的是饲料。猪皮上永远有拔不完的杂毛,鸡肉、鸭肉永远是皮和关节,菜和油的比例永远相等,蛋白永远比蛋黄多。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如果打包一盒复旦食堂快餐还有一盒南翔小笼,哪一个达到束脩的标准?如果只能选一个,孔子大概会说:“与其不孙也,宁固”吧。小生呢?当然是宁可“不孙”也不为难肚子。

3 comments:

fish said...

302上太多了喲

piggytyx said...

哈哈,还想写一系列呢

友个人 said...

南翔在吉隆坡的The Curve开了一间,感觉还好,没想像中那么好吃。有机会的话,你也去那里瞧瞧。


中国大学的食堂似乎都是这样的呢!暨南的食堂,晚一点去,剩下的菜全部被堆在一起,被我大姐称之为“馊水”,很难听,呵呵,不过跟你的“喂的是饲料”差不远。


说回小笼汤包,得空过来吉隆坡玩,这里有好多食肆,也许你可以评价正宗的小笼包和这些分行是否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