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ch 2009

上海宁致居志:宁静无为

小生忽然怀念起上海的那段宅男日子,仿佛一缕轻烟,正应了“清净无为”四字。但也避不了每日为车马喧哗唤醒。一炬烈焰被厚重的窗帘隔开,撒了一床灰色。当然少不了冷空气,烈焰是虚设的,只有光没有温度。

倒四分之一满的水,一个日日蒸腾的热水壶,然后是一杯热腾腾的从家乡运来的milo。查电子邮件、看星洲日报网、下载动漫,一直到午餐时分,因为睡得迟了,往往就打算忽略掉一顿饭。接着,又查电子邮件、看下载好的动漫。有时候干脆倒在床上,看书、看戏,再不然就发呆。现在想起,还真有一种“玄冥独化”的风度。留学期间不曾剪过头发,发尾毛躁,大波浪的曲度,魏晋风流。

上课日恪守本分,匆匆走到教室,出神地上着,然后下课,匆匆走回居室。应该学习庄子,明日要去楚国,原来昨天已经去过了,当时应该独守空闺无言自化的。

偶尔听听歌、唱唱歌,当然得趁室友不在,幸好他还真的时常不在。心情好,唱流行歌曲,心情不好,就播放king's singers 的《There is a flower》还有《Abendlied》,把渺小的自己藏到饱满的和声里边去。Cadences之间的Suspension能够把心情一层层裹起来,然后往下往下坠,在触底之前,又被悬起。嵇康偏偏说声无哀乐,那他为什么要弹一曲广陵散?

“无为”不表示不吃饭,不然老子不能那么老。下午茶时间,小生习惯到武东路上的小超市买点零食。购物也可以很有乐趣。比如说沃尔玛的Lays比那间小超市的贵3角钱,小超市的Ritz饼干卖完了就不再补货(当然是被小生购光的),门口卖烤地瓜的阿姨见到市容管理人员时必定匆匆溜走,留下温热的烟还有碳焦的味。

抱着零食看星爷的电影傻笑,全部下肚,这叫“抱朴归一”。“回返自然”则是把许多“一”往马桶里送返。冬夜里露个屁股十分彆扭,寒风竖起汗毛,大腿都忘了使劲,应了那句“万事起头难”的话。但只要“小荷已露尖尖角”,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洗澡最令人愉悦,况且就在自己房里。但快乐总是有限的,热水器里储存的水量仅足够13分钟的畅怀,于是不可以浪费一分一毫的温存。浴室迷蒙一片,恍如回归混沌的状态。

入夜,随机和msn里突然pop出来的朋友聊天,一直嚷着:好无聊啊,无聊。然后才钻入被窝,呼呼睡去,梦蝶梦蝶。

5 comments:

qojop said...

哈哈哈!!!

个人认为,小荷才露尖尖角,美矣,用在屎上,挺那个。

yitjun said...

给你多两个月就可以享受这些生活了!~:D

piggytyx said...

忽然想到,换成“小荷一露尖尖角”比较动感~

fish said...

現在我看到[上海]兩字就快吐血……我的王安憶啊……

Anonymous said...

哇~那時我好嚮往的生活eh...
根本沒時間。。討厭
可是 這樣會變肥...

~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