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pril 2009

考试后回家的一天

难怪女孩子比较心细。蓄长发容易让人觉得悲伤,于是今天把它剪得短短的。

本来,也不甚长。今早,暂时忘记连续四科考试的打击,步着熟透的路,回家去。

“多少钱?”
“老板剪20,我剪10块。”
小生也不是贪小便宜的人:“老板呢?”
“出去了。你等一下吧。”
“那你剪好了。”

那女学徒一头淡黄色的发,缀着灰褐色,右侧比较长,流行的不对称,也不蓄长发,但依旧丧着脸。她很用心地剪,小生跌落的头发很可以感受,因为都切得细碎,不敢一次下刀太猛。学徒剪发有个好处,当然便宜第一,另外就是谨慎。虽然偶尔把发夹咬得太紧,蹭着头皮,小生还是不愿意伤了一个新手的心,也怕她分心。剪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完成,另一位姑娘给小生冲了冲头,女孩继续为小生定发型。

回家。老妈说有沙葛糕。取了四个,洗一洗煎盘,慢火煎至金黄,配上一杯热呼呼的红茶,权当作午餐。很喜欢沙葛糕,和着虾米炒,咸咸的,然后加很多胡椒,咬起来脆脆辣辣,很有童年的味道。Rojak里的沙葛也很棒,水滋滋,中和了虾酱、花生粉还有酸柑汁的鲜甜辣,比起无味无劲的黄瓜不知好多少倍。

午餐后,看了《入殓师》。把老爸那张大红折叠躺椅铺开,半卧着看,流了不少眼泪。原来,悲伤与头发长度没有关系。电影就是淡淡的,化作文字应该是琐碎的平凡。最可怕的是安静,入殓的过程都是静谧的,宁静使人忧郁玄远,于是一滴泪不知何时坠了下来。第一滴泪,真的是无意识的。小林刚入行就当起尸体模特儿,大概是重生的意思。除了第一具腐尸,接下来的何其平静安详。死亡是永恒的命题。第二滴眼泪,则是想起了阿嬷、彩莹。师傅为女主人擦上最爱的口红,孙女儿说婆婆喜欢松袜子,小林为澡堂老板娘打围巾……为死者献上最后的敬意与关心,深深问自己一句,生前生后怎么对待身边每一个人。火葬的场面,很可怕,勾起很多回忆。无限唏嘘。

最后一幕倒不哭了。

然后学着阿嬷倚着木门,借傍晚的余辉阅报,听见乌鸦嘎嘎,并不觉得烦躁。还有风扇转动声呋呋呋呋,屋里没人,很适合流眼泪。大厅挂了一件白袍,应该是老妈做的。想一想,原来二姐快回来当实习医生了,这个星期六。沙葛糕当然也是特地为二姐准备的,老妈的手艺,真托了二姐的福。看了报纸,走到屋外,想着阿嬷,学着她浇花,却总没有那样的耐心,匆匆洒水而已。天气热,土很快蒸出一股腥气。

放工回来的老妈没同大家一起吃饭,原来要去学气功。晚餐后和老弟老爸一起买杂货、面包,父子三人倒聊了许多。

考完试回家,真好。

10 comments:

pt said...

你写那个沙葛什么什么的,walao,弄到我唾液一直在分泌!想吃啊!
huhu。。

这篇写得真好。很有亲和力~~给你亲到了!!!

piggytyx said...

偶也蛮喜欢的~~

YekHong said...

那部戏好看!

我喜欢它以不同的题材不同的角度切入来看这世界。值得推荐的一部戏。

waifun said...

我很像没有看过学校的菜贩档卖沙葛哟~所以回家妈妈都会煮~wow~

本篇带有诚斋体的优点~清新活泼自然~可能是回家特别开心?

yInGsUat said...

好好噢
我好想回家

r@iNA said...

多亏“新手”所赐,
我被你们笑了一个学期!

保重吧!

传侠 said...

明明就还没有考完试 =.=
贴个可以被我笑3个月的照片,3个月不会遇上你,头发又会变回希腊了

Anonymous said...

好吧 下次煮給我們吃唄
哈哈

入殮師 很好看
沒有很多的對白 可是卻很感動
哭的稀里嘩啦><
haha..

我要看新髮型
順便來幫我搬房吧

yen

piggytyx said...

那个要“给心机”跟妈妈学的,要等我们都得空,哈哈
新发型不可以不用胶,不胶会很胶糕。
拜几搬房?

二姐 said...

既然知道回家真好,以后回家后不要到处乱跑,把家里当酒店一样!好好呆在家里贡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