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pril 2009

问道于盲

Hall4 officer不让小生先领钥匙,好在带了书,顺便就到图书馆归还,又借了几本。借书是一种乐趣,但未必要看完。就好象诗看多了,就不晓得怎么写诗了。

归程,在Bus C,一位可疑的印度友族同胞,从自己原来的座位,跟踪小生到了巴士的后半截。小生正看着鲁迅的〈北人与南人〉。

“@%¥#Lee Wee Nam@#”

小生依稀只听见Lee Wee Nam,不知怎的突然紧张起来,告诉他过站了,马上让他在SPMS下车,然后攀上斜坡到Can B去。

友族同胞下车后,小生继续把〈北人与南人〉读完。脑袋忽然一闪,Lee Wee Nam不是LKC,小生把一个该在can A下车的人,指引到SPMS去了!

林夕为陈奕迅填了一首新歌,副歌第一句真切近如今小生的心情:“于心有愧/原来随便措手/可毁了人一世”。

小生放空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久好久,仿佛与现实脱节,对世间的事情一点正常反应也没有了。小生明明是南人,却成了“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闲人。心,到底飘到哪里去了。

下雨了,问道于盲的友族同胞真祸不单行。遇上小生,大概就是他今天最大的考验。

4 comments:

r@iNA said...

招财猫先生:
看来你已泥足深陷,
无法自拔!
果真是红颜祸水!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叫财猫陷他人问道于盲……
善哉善哉……

fish said...

哈哈 好笑
不要那么心不在焉,倒數四天~

yitjun said...

wa...
wat happen to you o???
so blur de???
haha~~
fernxiang write one super funny!:D

YekHong said...

无心之过,相信他臭骂你一顿后就会原谅你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