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pril 2009

雨霁

大家都开始意识到炎热。

还在雨的上星期浇出一簇簇活泼的绿意,宿舍房间里出现不少不知名的虫。昆虫是极特殊的存在,我们是皮肉包着骨骼,它们是骨骼裹着血浆。美智子说,它们来自外星。小生说她很可爱。

邻居振伟也发现了昆虫泛滥的现象,他说厕所里遇见一只手掌般大小的毛脚蜘蛛,当然严格说起来它不是昆虫。惠芬也投诉蚂蚁横行。室友甚至还想屠杀壁虎。当然壁虎不是昆虫,却因昆虫而在。

打从下雨那天起,小红蚂蚁一只只迁入,住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并且刻意要到处游荡寻找食物。懒得理它们,除非就在书桌上,恰恰书卷展开的时候,小生顺手地捏一捏揉一揉,搓死几只,也并没有带着蓄意的暴力,也没有所谓痛恨。

接着是像果蝇的家伙,小生清楚记得果蝇的长相,它们绝对不是。高二的时候,生物实验,要养果蝇,看基因突变。香蕉最管用,招来一大群,然后制作培养基,把它们养在里面,观察世代。立奇是个奇人,运动天才,制作培养基也有一套,别人的都是固体,只有他的是液体。很荣幸的,小生与他同组研究。靠着他那粘稠腥臭的液态培养基,一组人养了一瓶1.5L可乐容器的成虫幼虫还有蛹。液体中,不时可以看见伸缩蠕动的幼虫,钻啊钻的,好像就钻进了脑里,所以如今很记得它们的长相。突变的有两种,一种是红眼睛的,一种是卷翅膀的。果蝇比苍蝇可爱。任何东西,小一点就可爱了,因为有距离感。放大于是很恶心。伊琳就做过这种傻事,她把打死的蚊子放在显微镜下,十倍观之。一瞥就吓得不敢再看了。恶心。近看人也一样恶心。看见毛孔,看见毛,偶尔还有鼻屎、眼屎、食物残渣……所以接吻要闭眼,不是因为礼貌。

那长似果蝇的家伙,机动性不好,轻轻一拍就死了,而且粉身碎骨,压扁的软绵绵的球,形成桌面的一层灰色薄膜。不好清理。偶尔还有水蚂蚁,翅膀轻易就脱落,再也飞不起来,于是被小生送入垃圾桶。室友不在的两日,还有一只“豹虎”占据了他的桌面,一动不动守在那里。

浴室里也有不少昆虫。甲虫、蟋蟀,不时要陪小生冲凉,小生也很乐意帮他们洗澡,只是不为它们擦干而已。还有许多不知名号的虫。

雨霁,大家都开始意识到炎热了。衣服都晒出一股太阳的骚味。

6 comments:

qojop said...

还有晒出一条晒印。

传侠 said...

原来你被看光了,不值钱了

r@iNA said...

传虾:
你很敏感下,
将都给你读出来,
果然是“高人”!

小生:
那应该要怎样才不会有太阳的骚味?
而且太阳的骚味是怎样的?
我嗅不到……

piggytyx said...

你没有晒过衣……
那个就是晒太阳的味道~~

yekhong said...

房间里有壁虎得小心。
隔天早上醒来壁虎要是不见了,肚子却没有正常的饿意的话。。。

所以还是也把它消灭掉好。

yoghurt may said...

我還以為是我的房間很久沒有打掃了
所以才會有紅螞蟻橫行
原來大家都這樣哦·····

我想象不到 如果那個蜘蛛出現在我面前
omg @@ 不要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