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ch 2007

汉字学

这个礼拜在准备汉字学的口头报告,题目就是自己的名字。发现,如果要挖出这么古老的源头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我名字的“昕”,到底是不是从日斤声的形声字呢?还有更多的证据显示,昕的原字不从日,而从“X”(打不出,窗牖的意思),而释为会意字,那么,昕也就不是“日将出也”了,而是用斧头砍窗口,哇靠,好好一个名字的源头竟然是这样子的。文字学最有趣就是努力探寻根源,努力的把地表以下的资料挖出研究,绞尽脑汁为每个文字符号作解释,为每样东西探求造字之源。有些时候抱着一种怀疑,到底寻根究底的目的是什么?学术研究就好像是为了研究而研究。当旧论点被推翻之后,新的论点就处在一种等待被推翻的位置。如果说研究是为了达到某种成果,那么得到成果是为了什么?为了发表?为了名声?为了追寻文化的根源?

1 comment:

Pianist said...

用斧头砍窗口... @_@
很恐怖的感觉~~

这个学期已经要来到尾声.
150公车和214公车,
一个追古,一个求今.

两个强烈对比的空间的交错,
让时空两极化,
更难为了同时修这两门课的大家 @_@

究竟是察今而知古,还是知古而察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