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August 2007

半个天使 03

对于2个小时不到的睡眠,我很担心junior们会承受不了。这一天是与MSA 的 combined game,我们和Genos(古希腊语中的family)联合,成为“Kenos”。

早餐迟来,让我们老的些许气愤,毕竟一夜不能眠后竟还得忍受饥饿,难道juniors的福利变得如此不重要?我们能体谅welfare,也许他们已经一整夜没得睡了,但,我们GL仍有维护juniors的坚持,这也是整个营中常出现的矛盾。

这一天我们老的穿上上一届的营服,想用青色来青涩这个早晨。果然混在一起让大家害羞不少,毕竟Msa与Amcisa长久以来都有一种薄薄的隔阂。 学了几个cheer之后,大家准时出发,kenos整50人的大队,浩浩荡荡向Formation出发。

没想到第一站便是考验我们男生体力的一关,9个女生骑在9个男生肩上,被当成马的还得手握另一人的双脚,让他匍匐前进。排好阵势,哨声响起,“1、2、1、2”地向前爬行。结果我们以绝对优势胜出,第一场大胜。

接下来在“人造梯”中惊险胜出,在“Caterpillar”和“Balloons”中完胜对手,还狂丢了对手一阵水球。四战全胜,一夜不眠完全挡不住他们的士气,相对,我们真的老了,哈哈。

像去年一样,游戏后,大家再回到总部,来了个唱国歌的仪式。第2次了,没了上次的那种感动,但,它的意义还是毋庸置疑的。唱完国歌,各组都拿到两面画着部分马来西亚地图的布条。大家用手掌为地图上色。最后,布条拼凑起来形成一幅巨型的马来西亚地图。这也许是异乡客在异地的第一次怀乡吧。
一顿淡而无味的午餐,结束了一个早上的疲劳。大家移步到云南园,准备另一场大战。而我们GL、SA则在华裔馆前休息。瞬间,梯阶成了停尸房一样,遍地活尸。Programmers说要向GL说些东西我们才可以躲到tut room去,结果我们在华裔馆门口干等了45分钟。彩芬终于来了,并对着我们说,也只说那么一句“你们可以过去了”。也许等得很辛苦,也许一夜未眠,我冲口而出“我们在这里集合等了半个多小时只为了你这一句吗?”她搪塞了两句,我们也不说什么,头也不回就走了。

tut room没冷气供应,我们便在外边的桌凳上休息。这次比刚才华裔馆前摆得更整齐一点,16个GL,一片死寂,何其壮观。与此同时,可苦了我们的juniors,我们在这里睡觉,他们还要努力玩游戏筹钱来救我们。这么说,原来我们被绑架了!!!(被绑得蛮舒服的,哈哈)

我们在楼上听,樱木来了,L来了,但就是没有我们柯南。等7组都到齐了,才慢慢听到我们柯南的cheer,心也稍稍安下了。这时就是大家用体力换取金钱的时刻了,等钱够了就要看着一张张脚的照片辨认自己的GL。

在楼梯里的我们,自己绑着自己,演得好像很受伤那样,专心等候放人的讯息。没想到樱木一开始就猜中两个GL了。外面喊声此起彼落,大家开始紧张,怎么自己的junior还不快点解救自己。我的心噗噗的跳着,想起去年营救立业美慧的画面。

钰钧被救出去了,我的心跳更快了,开始后悔怎么不让大家早些看看我脚的模样。楼梯里的GL越来越少了,但也只有一组成功全部救出。终于继阿豆之后,我终于被猜出来了。爱演的我一头扑倒在地上,让大家来拖我。还得到了几个funky chicken的热烈迎接,柯南的喊声在耳边咆哮,开心之余,还有一份热烘烘的感动,partner,不是吗?

晚餐,是令大家不快的一餐。以拍卖的形式标食物,很能搞气氛,但大家吃到的却不能果腹,那么这一餐的意义是什么呢?无聊的一餐。

饭后甜品便是让姐妹队的男男女女配对起来,一起玩紧张刺激的candle fight。Junior边攻边守,蜡烛灭了就去填补站补充。为了避免灭蛀之灾,大家都把手举得高高的,好像祝酒一样。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男生们一个两个都跳将起来大口吹,势必吹息敌人的蜡烛。而我们这些老的则在一旁煽风点火,“攻那边!攻那边!攻那边!”喊得喉咙都快破了。

Juniors的激烈竞争加上Seniors的呐喊助威维持了一个多小时之久,激战才正式结束。慰劳我们的是一顿走样的宵夜,但大家仍觉得幸福。大家唱了两次营歌后,便解甲归田,好好休息,迎接隔日那魔鬼的赛程。

3 comments:

yitju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yitjun said...

哈哈,恭喜你写完第三天了...
是啊,被救出的那一刻真得很感动,尤其是被自己的小柯南就出来时,真的是感动到~~
哈哈~~~
我期待看你的第四,五天~~
加油~~

yitjun said...

哈哈,恭喜你写完第三天了...
是啊,被救出的那一刻真得很感动,尤其是被自己的小柯南就出来时,真的是感动到~~
哈哈~~~
我期待看你的第四,五天~~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