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November 2007

蒙在鼓里

对于印裔同胞在吉隆坡的事迹,我竟然被蒙在鼓里。就当我为考试努力抱着佛教复习魏晋南北朝历史时,一群马来西亚的印裔同胞,正在努力为自己的民族民主创造历史。我虽然不阅报,却至少常常浏览星洲日报网站,我总认为,从那里,我得到了不少消息,今天看来,我错了。这个马来西亚华人办的报,还是无法摆脱政治束缚,没有新闻自主自由,对于这个事件的报道,少之又少,这也是我被蒙在鼓里的另一个原因。

有人指出,这一场大马印裔同胞向英殖民政府讨回公道的斗争其实是想引起国际关注,而关注的课题就是印裔在大马的被缘化的问题。边缘化,往往从一个国家之中占少数的民族口中说出。为什么会边缘化?这是一个长期意识形态堆积出来的刻板印象,被民众普遍接受,甚至被边缘化的民众也接受,这是一种恶性循环。试问,我们大家对国内印裔同胞有着什么形象看法?

答案往往就是“边缘化”。首先是视觉的,我们区别了我与他者的肤色,他者是深色的,因此,我们认为他们肮脏(各种层次的)。语言上的差异,我们觉得他们粗鲁。我们甚至觉得他们“有味道”,虽然那种香油是他们民族所崇尚的。再者,我们普遍上认为他们是扫地的、做清洁的、没有受教育的、低下的阶层。这时候,阶级概念出现了,出现于你我之中,而你我从来不去认真看待,且一天天这样继续以为。就因为这种“以为”,“边缘化”问题出现了。首先是社会向他们施加这种普遍意识形态,久而久之,变成他们自身的意识形态,他们以这种固定认知来复制自己。虽然诊所医院有很多印裔医生、虽然大专院校有许多印裔学者博士,但,人们宁可继续那样以为,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意识形态中夹杂了无知、固执与主体优越性。

现在,有人提起了这个问题,也有人愿意站出来面对这个问题,以和平的方式请愿,却被不和平的方式打压。试问民主在哪里?人权被催泪弹炸掉了、暴力从化学水枪口中喷出。各方愤怒是可想而知的。政治是极为复杂的东西,我不了解,而民族,更是复杂,我更不了解。问题出在哪里?就因为是政治加上民族?相对的,我们华族在大马还不在最少数,我们是不是能做一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呢?我们大可不必走出街头,不必冒着“煽动言论”被捕的威迫写部落、投社论、唱饶舌,只需要改一改一些刻板印象,一切都可以被时间解决。同样的,对马来人也一样。

佛法说的好,色即是空,空不异色。我们所谓的看法、刻板印象、意识形态就是色所引发的。色就是表象,而我们却执着于表象的差异,却忘记了一种同理心——空。大家都是人,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大家都努力的生活着,为什么就不肯向别人伸出一只援手或一视同仁呢?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还没参透,我还在思考,因为,当我面对一个乞丐、一个派传单的老人、一封病童的连锁电邮时,我往往是置之不理的,像我一样的人一定很多。但,我往往在事后却找不出很好的理由作为泯灭良心、善心的藉口。我,还只是空口说白话的人啊!

但,我仍然坚持我的立场,对自己要反省;对普通老百姓我们要宽容;对政治集团,我们要严厉。用王力宏的歌作结束,因为改变自己就可以改变世界。

1 comment:

Pianist said...

自我强加的意识形态,比他人强加的意识形态,更可怕。

知识分子的嘴巴看在掌权人的眼里,永远是恶毒的。我们没有所谓的政治头脑与权利,除了空口说白话,还能做什么?

赞成改变自己就可以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