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ember 2007

往事

最近,想起了一些往事,好像风儿吹着落叶,不小心卷进心中,泛起一点点古人所谓的悲秋,淡淡的,只是惆怅而已。如果说故事的开始是一场游戏,那么故事的结局一定带着另一种游戏的心情。

2003年的7月,那张桌子,成了我写下你的簿子,一天天的被写满、画满。桌子很旧,早就有前人留下痕迹,涂的、刻的,雅的、俗的。青色的桌面映照的是你我青涩的脸庞,从靠近到远离,好像窗外草场上追着球的人一样,因为进攻而挤在一起,因为防守而保持距离。

我是个粗鲁的男子,喜欢穿着纯白的校服,却把自己弄得全身是汗,然后在风扇底下散发一种骄傲的男子气息,渐渐的,白衣也泛起了澄黄的色泽。因此,我热爱拧手指,让它“咔咔”作响,好像发出清啸一样,于是手指短且粗,尤其是指节,一旦戴上戒指就很难脱下,形成一种后自然的执着。

所以我每天都呆在学校,放学了也要等下午班放学。从那时开始,我习惯坐在校门口,守卫房的旁边,观察形形色色进出的人。随着行人的脚步,发现正门旁边有一条小路,被学校的红砖墙阻隔着,沿着路是废弃的发电厂,黑漆漆的,经常惹出传闻。继续走是向上的斜坡,登顶是一个足球场,经常会有在学校用不到场地的学生去玩闹,也经常被那些马来人赶走,除了笑声就是骂声。穿过甘榜,就是学校后门了,当时的校车,大部分仍停在那里,留校生都爱走这条路,也许可能是一条捷径,也也许是不必人挤人的因素吧。自从习惯在校门口守候,我也开始走这条小路。

记得有一次我们班在附近的免税区义卖,班上的人不是来帮手就是来吃饭,你也来了。吃完了,也将近放学时间了,我们一路的走。那时的我哼着歌,好象是首英文歌,叫做《If Tomorrow Never Comes》,得到了称赞,所以,我越发喜欢这首歌了。

喝水的时候,要专心,不然会噎着,果然,你噎着了,于是我抚了抚你的背。水瓶的盖封上,瓶里的水随着步伐微微摆动,绽开许许多多的涟漪,都是那么轻轻的、小小的。小路的后半段很安静,路过的人都好像不说话一样,很安静。不知不觉,我已身在校车上,倚着玻璃窗看着初中的小弟小妹们紧紧张张争先恐后的涌上车。真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着急奔走?

有一次为了义卖的事,我和同学吵架了,像两只老虎一样,一只瞪大眼睛,一只龇咧嘴巴。我一拳重重地打在桌上,怒气冲冲地走开了,只留下回音还有被吓坏的同学。其实那一拳,打得自己很痛,翻开手掌,想,除了这种蠢事外也还可以做别的,更巧的事。

我学会折钞票,把钞票折成一对相连的心。为了精益求精,为了折的漂亮,我曾经每天练习。把折好的拆开,钞票上会留下深深的痕迹。筹款在我们学校是头等的大事,所以大家得把筹到的钱由后向前传,偶尔我会看到钞票上熟悉的痕迹,仿佛也有人在练习这种美丽的技艺。

除了踢球,我也打篮球,因此经常扭伤手指,所以巧手的活儿都搁下不干了。

2006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现代人都爱玩游戏,比如说电脑游戏。而玩的理由是什么?是无聊,想寻刺激,于是我开始了解了游戏的定义。最近的我仍然沉迷于电脑游戏,为了输,我可以怒摔遥控器,原来,无聊引起的也可以认真、也可以生气。

啊,自从房间换了风扇后,越发冷了,好像11月的雨季冷似北国秋季,只不过这里仍然是一片绿,只有落下的那些,才枯黄老去,铺了一地。

3 comments:

橙色九月 said...

我也想起我那诗一般的高中一了呢~

似乎操场边黄色的相思树花季
以及随风飘落的花瓣
还有和他肩并肩让风吹过的岁月
仿佛都留在2003那一年了...

带不走的那些
还是留在回忆里好了。

=======================
好久没update msn blog 了~ 最近都喜欢乱写无名网志,内容文笔俱不佳,生活琐事而已...想我的话,翻翻恺的部落格,应该会发现我的踪迹吧^^

piggytyx said...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原来写错年份了
应该是2002,是初三
哈哈
不好意思
但,仍然诗意的存在着,记着

橙色九月 said...

02年....
只记得同座在身边的你><
不小心蓝笔画到你的手
还拿liquid paper要帮你擦掉这件事
赫赫~记忆犹新

哈哈~
也是那时你才变成我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