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February 2008

金鼠的季节~居家篇

大除夕的,还有两堂课。8点半上202时,维彬扛了个大行李箱进教室,禁锢了不愿意旷课的人,满满的归心。时针拨弹得慢,潘老师说话象是拉长了的弦,从他巍巍的笑容中,体会不到新年的气息,只有作业与考试的压力。

12点半,最后一堂课,我们像满月的弓,心早已九霄云外去了。刘老师大红的上衣更紧紧地绑架了这两个小时的空气。随着老师的祝福,班上原已零落的人更飞飙出去,我和迦馨一起回了。一路通畅,想不到塞车的魔咒不灵了,傍晚5点,到家。

今年大姐、二姐、阿亢、阿杰都没来吃团圆饭,我们所谓“第三代”仅仅凑足一桌麻将,除夕夜好不热闹。这次只有我们和大伯两家一起吃,也是第一次餐桌够挤。人少,所以没准备火锅,七个人,七道大菜,更少不了酒,冷清中团圆了。


(我的最最最爱~)

倒数前沿,巡警的车经过咱家门前,暗示着放炮者死的威吓。倒数开始了,往年染红天空的七彩光色暗淡了许多、宁静了许多。劲滔拿出相机想捕捉那些画面,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放炮。劲滔事先买好了一门49发连环冲天炮,我点、他拍。无奈,依然不很成功,但观者——邻居小孩却津津乐道。

除夕要守岁,这习俗早已弃守了,看了《AVP2》之后就睡。怪无聊的除夕,这个新年的开始。

年初二,大姐和姐夫才回来。这天,四姨一家来访,小baby很害羞并不玩闹。老妈准备了很多吃的,我帮着炸年糕、芋头糕还有五香。初一的白果汤太苦,老妈这次另加了些龙眼、莲子、红枣的,甚是到位。接着我们去了一趟三姨家,把舅舅一家接了过来,便是另一轮的拜访。

晚上,大伯载了阿嬷过来吃饭,姑姑一家也来了,终于有了点热闹的气氛。大伯开了Martell,还有一瓶红酒,一直给我们倒。锦仪的脸马上红彤彤的,酒气冲天。吃饱了的阿嬷则看着镜子,喃喃自语。

“这是你的曾孙啊,阿钦最小的儿子。” 阿嬷向镜子里的“自己”介绍。姑姑趋前问个明白,原来阿嬷在和曾祖母聊天、报家况。阿嬷让老妈扒了个柑请曾祖母吃,还说没位子放,先摆在电话旁。然后,掏开了子孙给的红包,说:“分给孙子啊,帮曾祖母分。” 看着,哭笑不得。

这新年呆在家的日子没多少,除了看戏就是睡觉,权当作休闲吧。年初三晚,回到家都11点了,我们六个小孩子才决定玩牌,玩我教的“贱狗”,且输者罚酒,1点钟才准时下班。

2 comments:

yitjun said...

哇,还罚酒,你们的惩罚真大人~~
呵呵
新年快乐~~

Anonymous said...

真的很会吃wow~~~~~~~
不是鲍鱼不爱吃哦~haha
下次全部给你因为我不喜欢吃 haha
~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