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February 2008

迎风摇曳

我向前奔跑
风的无情似手的抓狂
扒开衣襟、撕裂裤裆

我裸奔着无情的风
抓狂的手似剪
削去头发、睫毛还有生殖器

我光滑着流线型的身躯
不停——
为此我付出了眼睛、耳朵、鼻子还有声音——
不停狂飙捣入风的波心
伸出手以为掌握了风心的空虚

风萧萧的续、吁、嘘
分解了一具躯体——
器官、组织然后细胞——
最后只剩下
脱氧核糖核酸里
解不开的秘密


去吧
那形体的解离!

1 comment:

你老婆 said...

跟今天上的 什麼能從我們身上脫落 有點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