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February 2008

假期开始

今天是生龙的生日,昨晚他在家办了个生日会,请我们合唱团的朋友去。我早上听了郭庆亮的讲座后就和迦馨一起回新山了。

易恩在CS等我,我们一起去岳宏家,吃岳宏亲手煮的面,真当感激涕零。三缺一,只好玩三人dai dee,结果蔡岳宏一场都没有赢,真是走狗屎运。然后带了一瓶红酒要到升龙家去喝,没想到,开了半天,软木塞拔不出,却拉平了螺旋式的开酒器,结果一滴没喝到。

派对场所就在生龙公寓游泳池旁,我们十多二十个合唱团各级代表都来了。东西太多了吃不完,切蛋糕仪式后,我们坐下来玩“tempo”还有“mafia”,大概11点半才各自散去。

对了,我们五个人凑钱送了一件曼联球衣给他,他应该会喜欢吧。送礼物是个麻烦的事情呢。晚上,我、岳宏、易恩三个继续玩牌,然后才睡去,共计岳宏赢了3~5局,大概今天我们玩了一百句吧。

早上送岳宏去搭车回吉隆坡,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国阵的旗帜,满街的挂,挂到很丑、很恶心,一点艺术感都没有。第一,破坏资源:除了布料、更多的是塑料制的东西,污染环境;第二,丑化环境:原本已不堪的市容再这样化妆,真不是法子,丑字前面真的可以加一句粗话来形容。看来这些旗帜要挂上几年了,等风雨将之摘落,让自然慢慢消磨,直到最后永远腐蚀不了,到处飘荡。国阵就这样存在于马来西亚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了,我们伟大的一党独大、党天下政府,掌声鼓励支持吧。

2 comments:

uncle said...

那天的确走狗屎运,下次走着瞧吧!

“丑化环境:原本已不堪的市容再这样化妆,真不是法子,丑字前面真的可以加一句粗话来形容。”
我喜欢这句。精简,加上完全反映出本国已经很丑的市容竟然还可以更丑的事实。

pt said...

(掌声)
i suppose u have heard the appla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