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March 2008

失眠的夜

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我被连续两个噩梦给惊醒。

等一下早上8点半将是本学期第一次课堂报告,难道我是因为这样而紧张过度?我想不是。最近为了报告,又醉心于沈从文的小说,我选了《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医生》,在解读《医生》的过程中,我想,我解析的太多了!

为了了解什么是“恋尸癖”,我上网去查了资料。对于这个我并不想了解太深,它就像是弗洛伊德所说的“人的阴暗面”,存在着。我看了,满心的恶心与难受。天气的寒,加之内心的寒,我有点受不了了。本来看了郁达夫的《故国的秋》从美丽的文字中得到一点抚慰,可那两个噩梦却害我不敢再入睡。

这种心寒是彻骨的寒,心跳忽快忽慢的,很难受。我想,噩梦到底是什么。弗洛伊德说梦是欲望的衍生,梦里的满足,或是一种压力的抒发。那么令人那么彻骨的胆颤又是哪门子的抒压?心率的紊乱以及惶恐不安,那一段惊醒的时刻可长可短,如果真的纾解了,我看情况不尽然吧。

最近凯德和美女教授都有提到很多人看了文学作品后,觉得人生没有希望就自杀了。也许,看了一些所谓心理分析后,内心才会积成这种恐惧吧。现在好了些,我总需要依赖文字来抒发,那将是长久的我呀。

快四点了,看来我并不打算去睡,也许等到真的耗尽体力,我才会应声倒下,呼呼大睡吧。

3 comments:

传侠 said...

哦哦,我也是睡得不太好,因为梦到你。
恭喜啊~我梦到你终于有女朋友了哦~一个32岁的女人~
娃哈哈!

前妻 said...

哇!!我可怜的前夫。。。不要怕!!向我就睡得着了哦!!哈哈!!

piggytyx said...

我想传侠同学自己平时想太多了,才有这种梦境
我哪里可能这样子!!!
不过弗洛伊德说人人都有恋母情结,我看这是传侠同学的潜意识以及无意识的一种表现,哈哈
我只是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