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arch 2008

病中吟

星期五晚上,真的觉得自己生病了。热热的身体,难言的不舒服揪着身体,还有头疼。三月里怎么下起大雨?刘文正就不是这样唱的。连绵的雨过去,不是晴,是曝晒的天气。冷热交替,加上南大冷藏库式的教室,天灾加人祸,不病也是难的。

嘴巴里破了个窟窿,每次生病一定尾随而发,逐渐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良友,每每考验我忍痛的意志。这两天,我忍不下去了,有种想把它切开的感觉。Oral Aid 的强力药效已对它无用,仅仅提供我十分钟的麻痹。忘了告诉大家它长在哪里——上下颚的关口,两颗臼齿之间的口腔内壁处。只要活动关节,那痛不可言。一个窟窿能有多痛?我在无病呻吟啊?不不不,身体不适就像骨牌一样,连锁效应。窟窿似乎拉着某一根筋,让整个左腮腺膨胀抽搐,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几天都没法睡好,一直被这样痛醒。这种小痛,恰好可以当成提神的东西,只不过有点过激。

老妈说是感冒,我也这样觉得。什么东西都爱一起来,相加将近万字的报告还有三个presentations,还有SFP的演出、5 on 5的比赛、室内的练习,最后考试。人生就是这样刺激,平时太过无聊,期末定当加之以激情,如今更配合着天气还有病魇,刺激到了极点。

昨天回去,看了Flexitones的表演,我无法给予很好的评价。和声没有、节奏没有、激情没有,兼不够流行。无意诸多评论,只认为他们不是退步,仅仅没有进步。Percussionist真的有必要去学一学,因为那种方式是错的,且效果很不好,诀窍在唇上不是喉咙啊!Flexitones诸学长都比我厉害,但,我自认对pop acappella还有一点心得,只能说加油了,别浪费去奥地利的机会。

晚上我载5个小女生回家,她们说好久没上我的车了。交通工具成为我们友谊的特殊桥梁,载与被载都很幸福,且不仅是朋友载你你要开心感激,父母载你更要懂得珍惜。你想想,只要一句话,老爸老妈必定飙到你面前的,所以要懂得感激。

今天下午和易恩吃过午饭就去练歌了。今天大家士气低落,人心撼动,唱歌不仅没有激情,更少了最基础的东西,每个人都很烦,我也是,我对室内,有点烦。唱了两年,我只能说还没找到归属感,尤其是面对他们那一句,室内只能是他们那几届的了,原来代沟真的存在。兴许下学期到上海去,我真的需要休息,不能把兴趣变成一种责任啊。

很烦,回到房仍然很烦,头痛去睡觉,醒来了,依然是疼痛的!头痛加口疮,明天怎么presentation?我需要一个《功夫》里的交通灯,我要在里面发泄解毒!提到周星驰,那晚边生病边看《西游记》上下集,想参透里面的后现代玄机。

以前很排斥,认为改编很侮辱经典。其实,什么是经典?经典有什么意义?对经典的颠覆,不就是对以前观念的颠覆吗?很庆幸在中文系学习到这么多好知识,能用不一样的眼光看事情。也许是病了,那情节困扰了脑子一宿——我爱你,是真的吗?我爱的仅仅是你吗?还是包括你的样子、声音?如果声音变了、样子改了、性别乱了,那还是你吗?什么都改了,灵魂没变,那,我还会爱你吗?哈哈,没想到星爷能让我们有这样的体悟。表象的虚妄啊!所以我想问自己,我到底爱谁?很可能我爱的只是表象的东西。我没有权利去爱,因为我还不懂得。

宁致居承载了我这么多的话语。我很感激这个地方让我可以舒解压力,虽然它仍然是虚妄的。哪一天网络世界崩亡,我写过的都将烟消云散,只剩下,不,都随我成为记忆被带离,没剩下什么了。

4 comments:

@_Dou said...

看起来NTU的生活好像很难过……
我们来台湾,算是避难?
没想到你也有那么多感触~~
而我选择了渐行渐远
只为了在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和印象。
加油……

yen said...

take care o~
muz take more more rest ya...
jia you~~

~yen~

yitjun said...

哇, 你比我还郁闷~~~
加油咯,
好好照顾自己咯~~

piggytyx said...

这是“病中吟”吧。
谢谢大家关心,不舒服仅剩嘴里的窟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