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rch 2008

关于流产的“三人房”计划

悲哀的星期天下午没东西下肚,只好下楼煮快熟面充饥,无意间看到了《联合早报》的文章。记者陈颖佳的<三人行,行不通>。他在文中列举自己到美国求学时经历三人房的处境,仿佛暗示这种措施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报上评论就必须言之有理,既然他不了解南大的始末,就不应该乱下臆论。

第一,南大要实行该措施之前,并未向学生交代清楚。对话没有诚意:什么招生更多,住房不足,政府没有拨经费兴建宿舍之类的话都没有切入重点!更多入学生,表示更多的收入,为什么反而更没有钱呢?

第二,这是权利的剥夺。如果原本一碗粥两个人吃,突然插入另一个人来分享,那么,原本一人一半的权利不是被剥夺了嘛?从来只有当权力被剥夺时,才有反抗的声音,这个很正常。好,如果说大势所趋,那么,设施应该增加吧?厕所、洗脸盆、冲凉房,应该增建,使用力已经超载了。还有校舍得扩建,体育设施必须增加,但,校方在这些方面似乎更愿意“维持现状”。

第三,宿舍费不均。本来一间房一个月310(155×2)新元,增加一个人应该是310/3=103,但,校方原意仅仅是把宿舍费降低10元,这分明是打劫吧。相对的,单人房与双人房势必起价,这样一来,成本不需增加,收入倒乱刮了一笔,学生能不反抗?

第四,youtube上面那些纯感情上的抗辩,虽然有点幼稚无理,但,建立在我所说的前面三点上,这种声音,不妨可以看作是积极的反抗声音。在新加坡已经没什么自由了,我们在学校的就不能露出一点声音,追求自己的诉求吗?

该文章作者的结尾似乎想说明他的中立性,但,内容所做出的比较,无非是想说这种反抗没有意义,和别人比起来不算什么。我倒觉得,学生有机会和学校这样对话是非常有意义的举动。新加坡没有学运,执政者害怕学运,所以我们只能以别的管道来争取学生的权益。你想要利用我们来发展国家,那么,就该对我们更好一点。

(X的,每次踢球打球场都不够用!游泳池也像是飘满了浮萍,不是游泳而是站水!校园的长凳还有插头不够,每次找不到地方讨论!图书馆寒酸到没有地方坐!中文书本少到可怜!洗厕所的用水冲了没有抹干就走人!食堂又少又难吃!shuttle又慢又少时限又短!打工的钱还没有拿到!*&^*!#@^!*@^#!&^$@#*&!#%!(@#&)

9 comments:

yitjun said...

哇,你这充满怨气的人!!
不过却言之有理
哈哈~~

fish said...

總的來說,學校是人滿為患了咯

Anonymous said...

容我说一些“反话”。

看见这篇作者的文章,也许他没详细了解南大的情况,但我也觉得,即使你是南大住宿生,也不尽然了解南大的情况。当然我也只是说我的片面之言。

其实每个案例当然是独特,尤其始末的,但如果超过一件、2件、3件,类似的案例从数量上提高、从地域性扩展成全球化,那你就不能说那作者是乱下臆言了。

虽然我是南大住宿生,但我和我身边的朋友都赞同学校的三人房政策。
首先,对话是实施了。你的诚意从何判断,是校方同意学生的意见叫做诚意,不采取学生意见叫没有诚意吗?我甚有疑惑。而且校方也有问卷调查等等,这也是新加坡的作风——速战速决。二来实施的巴仙也只是占全宿舍的35%。这也只是部分实验性质的执行而已。如果真的不适应,甚至发生“compromise safety”问题再来抗议也不迟。况且学生人数增加已是趋势,即使要建宿舍也需周详的计划(当然不否认校方不承诺建宿舍是个问题),在以这样的方法处理之前,需实施措施解决眼前紧急的房间不足的问题吧。先前宿舍不足发生一批批学生等不到房间的惨况在下学年又开始循环发生之前,还是必须优先解决吧。

第2,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说要建校舍,在我等毕业之前也不一定能建好,在这之前怎么办呢,继续激烈的竞争抢分数争房间争个你死我亡?然后大家又拼命参加活动,到最后又发生了学生忽略学业导致gpa降低的事件,校方在你入学之前调低宿舍cut off point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况且有些宿舍的双人房,像Hall4,扪心自问,面积敢说不是三人份的吗?针对你说的设施不够,也许公共如体育设施等必须增加。但是厕所、洗脸盆等设施个人觉得并无使用力超载的问题,我从没听朋友投诉说这些设施不够。因这些设施不是每个人同时间使用的。而且体育设施等个人觉得三人房与此无多大相关,与学生人数相关,并且这问题在三人房政策实施前就已存在。
第三,宿舍费的问题,我不十分了解。然而,比起在外面住,起居费用,加上来学校的时间已经是非常划算了,而且宿舍费这种费用怎可能不会高幅度调整吗?这和社会环境经济是密切相关的,全新加坡在胀,NTU就必须不涨吗?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此外,学生人数增,收入增,但取之学生的钱不一定得用在宿舍这边,花在其他更需要的地方也算用之学生啊。而且请你看NUS的住宿收费,它是per week算的,费用亦比我们的高。

所以,本人当然不喜欢三人房,但是现阶段有房还比无房好。而且有些人更喜欢和同科系的人住或是认为这方案宿舍费便宜一点也是好。

Anonymous said...

erm...大家都言之有理拉~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咯
一切已成定局
我个人还可以拉
因为6年来我在学校宿舍,我们10个人住一间房哦~
都习惯了
反而觉得这里环境太好了
一旦有什么改变就会适应不了...

ahya..一切随缘吧~

~yen~

piggytyx said...

我们各说有理,你我角度不同,我说明的是“有反抗声音的原因”,你说明的是“反抗声音的该否”。

我所谓的诚意,是学校并没有兴建宿舍的诚意。关于很多人没办法组宿舍的问题我想说的是,如果学校限制新加坡本地生住宿舍的人数应该会有所缓和吧。别跟我说不公平,新加坡不大,来回虽然麻烦了点,但总比国际生好吧?ECA制度已经造成很多活动瘫痪了,不是吗?大学不仅仅是拿学分吧?我们不应该纯纯地活在制度下。

我文章中也声明了,那些youtube上的声音有些幼稚,我赞同的只是反对的姿势。没有起一个头,以后要办事就难了,我只希望这是一次校园民主的开端(我们南大其实是有学运历史的!)

关于超载问题,也许是我住hall7的关系,因为我们的厕所只有2个桶、2个冲凉房,不很足够,想象了人多的情形,就很恐惧(虽然hall7不在考虑范围)。

关于所谓如果建宿舍,毕业前都未必会建好的问题,我只是想说,照顾学弟妹比较重要吧。以前中学天天筹款,为的也不是自己,建好了没得用虽然酸溜溜的,但自己有份参与那是更满足的吧,不是吗?

我记得那天刘老师说的好,要比的话要跟同样等级以上的比。比如说第一世界国家就应该和第一世界国家比,如果拿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比,新加坡人一定觉得不在同一个框框怎样比吧。同样,教育毕竟不是生意,更何况是国立的,原本不应该抽GST的大学教育系统,竟然都抽了,那不应该好好对我们吗?

还是yen说的好,一切已成定局。不过我怕的是,这只是学校的策略而已,也许更多人没得住hall后,这个计划又得以实现了。下学期去上海取经,我们就来比一比两个世界级的城市的大学教育吧。

请原谅我的嘴硬~

Anonymous said...

我不是来踢馆的,我只是针对文章真诚发表我的意见。

请各位搂主fans见谅~

虽然看完搂主的话,能了解更仔细的观点,但也请原谅我的固执,因为不同角度看,所以我还是无法认同搂主的观点,哈哈,所以也真没什么好争论的!

下次再会。请容本人继续留“挑战性”之言。

piggytyx said...

哈哈,我也很固执啊
欢迎常来,给批评更好
如果少了批评,我的部落也会慢慢腐烂掉的
p/s:我没有fans啦,哈哈

Pianist said...

嗯。有批评才有思想交流。

像我这种潜水鱼从你们的争论点也获益良多呢。

peixi said...

第一次看到人家的blog
有那么大的交流~~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