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arch 2008

Presentation 中的感怀

今天presentation有惊无险。

早晨醒来依然低迷的很,陈涛课上的作文不知写得什么浑样。难得上了大学还有现场写作文的实践剧场,回味古早的味道。犹记得初一的作文为老师称赞的荣耀感。老师叫做曾真,对初一的小孩子来说是个很年轻活泼的美女老师,虽然仅仅教了不到一年时间,给我的还是蛮深刻的印象。那作文题目好像是《晴天 · 雨天》,我只记得我用了很多形容词,老师赞扬了几句。人就是需要称赞的,信心就是这样建立的,所以,我不容许我的华文作文分数低。

课堂上许多没报告的同学都没来,观众由此少了,心下也更踏实了,必须面对的眼神也少了。先是让电脑折腾了许久,找不到正确的插头,Mr. Ong 很温和的不耐烦了。

初二的老师大腹便便,待产后由李云钻老师代课。这是一位冷面笑匠,坚强的外表以及纤细的心。他指定让我写黑板的字,他说,写的不错。他也热爱打球,每次都和班上男生打得满头大汗,只可惜我没机会和老师交手,我是足球员呢。

第一组家敏她们讲解的是电影《Alvin and the Chipmunks》,这部是我人生第一次踏进电影院却无法完成的电影。由于技术问题,我来帮帮手,不小心让家敏电脑屏上与男友的亲密照片曝光,真太不好意思了啊。

翁老师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女老师,每次挥动手讲课的时候恰似指挥一般。总觉得老师很喜欢我,我也愿意和老师熟络。老师曾经质问过我,是不是最近书少看了,作文有点退步咯。红着脸惭愧着的我,很明白自己的不思进取,却仍然无动于衷。想起老师的叮咛,自己当时还有点狂傲啊。

第二组,是我们的学妹们,同样是娘子军。新加坡人的英语就不一样,顺口得很。也许出于自卑,总觉得英语说得好的人都有些傲气。这很自然,我们也曾不屑于一些华语拮据的人。

刘老师是翁老师的好朋友,她们俩常出双入对的,在食堂经常可以遇到。相比之下,刘老师较矮也较丰满,笑起来很灿烂。我很喜欢和她们聊天,她们也很关心我。毕业后两位老师得知我读中文系都很开心,并嘱咐我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深造。许久没回去了,许久没见到老师了,不知道老师知不知道总有些学生不时会想起老师呢?这就是当老师最大的快乐吧。刚才大姐打来慰问我的“病情”。明年大姐想撒手不教了,不知道她有否体验过这种愉悦?

终于轮到我们了,压轴呢。我们四女一男,打破了今天女生花海淹没教室的局面。“巴士阿叔”这个题目,是燕淇非常喜欢的,我们也有做功课去准备,虽然知道不算分,但总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我作总结,一开始很紧张,深呼吸后便努力安定下来开始搞笑,也还算有娱乐效果。老师说我们英文不错不知是不是客套话,迦馨是没得说的,三语冠军。我们对老师给我们的“can be an English teacher”的评语抱持怀疑态度,但总难免有些得意。

每天都要说的,还有还有还有,许多做不完呢,哈,真是个无病呻吟的家伙。

2 comments:

uncle said...

好巧,我的 presentation 是在明天。
可是是马来文。。。显掉。。。

fish said...

我也很懷疑
應該只有迦馨符合標準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