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rch 2008

碎碎念

经过连续几天的苦难,202的报告只能归于如期完成,有一点解脱的感觉。

今天潘老师竟然课上生气了,是我始料不及的,这么和蔼的人都上火了,可想这些学生有多无可药救。都说了两年了,中文系的人就是无法闭上嘴安静听,也许是有思想的表征吧,也只是表征而已。关于课堂上的这种干扰,我是很不喜欢的,比如凯德课上有人似乎在跟他斗嘴一样,就觉得很无趣,怎么二十几岁了还像小孩子那样娇?不觉造作吗?凡是适可而止吧,下学期去上海取经,看那里的学生怎么上课,看那里的教授怎么授课,比一比,看谁比较幸福,虽然得不得结果都没有差别。

接着是213的口头报告了,的确有点紧张,好多想说的都没说,好多说了的都没说清楚,还要老师不断指正探讨,些许汗颜。我和老师也许有一点误会,就是我列举的理论是分开的,而老师看作是包含为一体的,让我一时不知怎么解说。信心被打击,毕竟想了很久、很多(修辞:夸张)。

上完课,到大姐家吃饭。大姐生病请假在家中,失声的老师,怎么就流行生病?不想就吃了很多,正餐还有零食,肚子被大姐严重批评,回房了赶紧锻炼,只好预设一个目标:假期瘦身计划。为的是去上海可以放胆吃喝。

功课就剩两样了,都是零进展,希望佛脚抱得不迟,应该还有升仙的机会,我佛慈悲啊。

2 comments:

橙色九月 said...

"为的是去上海可以放胆吃喝..."

你的目的,真的只有这个吗?!
哈哈~

uncle said...

我这边的学生也是很糟糕。都二十几岁的人了,都差不多快为人父母了却还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嘴巴。可悲啊。

记得上次你偶尔还有去游泳,肚子还有小一点。现在,呵呵。
据我目前学到的知识,这是 input > output 的现象。